永恒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回到过去做家主

第十五章,苦难相怜

  • 作者:过河泥人
  • 类型:历史军事
  • 收录时间:09-11
  • 更新字数:10250

王红心里清楚的很,新周家不欠自己什么,对自己这么好,已经仁至义尽啦。自己要感恩,要不然谁管自己和肚子的孩子,王大美的亲孙子,王大美都没那么多关心,抢自己的鸡蛋和母鸡都不含糊。

周少家发了工资和粮票,王红立刻要了自己和肚子孩子那份,然后马上交给了小安。后来王大美知道了,和周小美在老周家不停的骂王红和周少家吃里扒外。

老周家的伙食也是吃粗粮和野菜,更别说细粮和荤菜了,好像就是过年的三十那天晚上吃一顿细粮。老周家难得有点好吃,都是紧着周少业,在周家,周少业高于一切。

王红在新周家过了一个月,觉得这才是城里人应该过的生活,王红命好,沾肚子孩子的光。王红羡慕林小思啊,都是乡下女孩,怎么差距那么多大呢。

王红现在可没有那么多心思,现在只想把肚子孩子生出来,抚养成人就行,也不想闹那么多事情。闹来闹去,把自己闹得越来越惨。反正不管周小美和王大美怎么嘲笑和讽刺,王红还是在新周家吃饱,然后回自己家睡觉。

王红心里明白,房子是自己,一定要守住,周少业马上到了结婚的年龄,肯定打房子的主意,想的别想,要不是周少业和王大美折腾,她王红能过的这么惨,王红把罪名都算到周少业和王大美身上。

王红现在可不敢得罪新周家的人,就是对小安也客客气气,可没有仗着肚子是周家的孩子,飞扬跋扈,要这要那的意思。

王红也不想再说什么,就打算和往常回家了,吃饱了赶快回家,新周家可不欢迎她。少苦看着王红要走,慢慢说道:“你爷爷也来了吗?让他晚上到我家吃饭?你爷爷人不错,你爸就用来了。”

王红听到少苦请他爷爷来顿时满脸笑容,可是还没有笑出来,马上哭丧着脸了,有少苦这个请客的吗??可是王红又不敢和少苦争辩,万一少苦后悔了也不请他爷爷来了就亏了,急忙点头:“好的,我回去告诉我爷爷。”

晚饭的时候,王老七跟着王红来了,不管以前的恩怨,城里有人请自己吃饭都是有面子的事情,不来显得王老七小家子气。周家幸好不像王老三家里,还是亲叔侄,现在就当不认识,吃一顿饭能吃穷你啊?关键还是面子问题。

王老七很客气说道:“周家小哥,真是谢谢你啦。要不是你,我家小红要受罪啦。”

少苦发现王老七比上次看起来老多了,头发也白了,腰更弯啦,关键非常非常瘦,都是骨头啦。

少苦笑呵呵说:“王家大爷,欢迎啊,以后来了就来家里坐坐。上次喊你喝茶你也没有来。你王家,就你觉得还不错。呵呵,你这次来干嘛?老二家欠的彩礼还没有还清?”

王老七本来还有笑容,听到彩礼立马变色了,张口骂到:“还个屁,周家就是一家骗子。”王老七说完看着少苦就后悔了,少苦也姓周,急忙改口:“说错了,应该说我们王老三家都是骗子,骗起自己人也不手软,哎,老脸丢光了?”

少苦看着王老七后悔的样子,立刻劝到:“过去的事情不说了,等会让老大陪你喝几杯。王大爷,听说今年老家过都不好,你知道周家的情况吗?”

少苦想到王家和周家离得不远,应该知道情况。

王老七听到少苦问道老家的情况,直摇头,唉声叹气的说:“今年老天爷不让庄稼人活啊,家里活不下去了。”

少苦递过去一根烟,帮王老七点上,王老七美美的吸了几口,一脸惊恐的说:“今年大旱啊,田里都绝收了啊。就是地里也没有多少收成啊。很多年没有见到这样的大旱啦。搞不好要饿死人啦。过不下去了。过不下去了。”边说嘴里还在唠叨“过不下去。”

少苦纳闷的问道:“国家不发救济粮吗?周家的情况怎么样啊?”

王老七听到“救济粮”摇了摇头,愁眉苦脸的说:“目前还没有,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事情,能不能抗到那个时候还不知道呢。你们老家的情况也差不多,很多家里都断粮了,都上山挖草根啦。”

少苦听到上山挖草根了,那估计情况很差了,周少安写信只说大家的粮食不够吃,在想办法,看来比较含蓄了,也不知道收到电报没?明天再去发一遍,催催他们。

少苦看着王老七,就是王家肯定比较难过,好奇的问道:“听王红说你进城买粮食,乡下的粮食不是便宜吗?你进城买干嘛?”

王老七红着点,半天才说:“周家小哥,也不怕你笑话,我哪里是来买粮食的,应该说说厚着老脸来要粮食的。你们老二家还欠我家彩礼,打算要了钱买粮食啊?可是大美子要钱没有,要粮也没有,要人可以把人带回去。你看看说的什么话?现在都怀了你们周家的孩子,居然还让我把人带回去,作孽啊。”

少苦听到王老七的话,佩服王大美了,真把王家吃的死死的,一点办法没有,把人带回去干嘛,多一张嘴吃饭啊。

王老七看着少苦惊讶的样子,遗憾的说:“都是我有眼无珠啊。害了小红。我听小红说了,对亏你啊,要不然孩子都保不住啊。现在小红天天都来你们家吃饭,真的谢谢你啊。”

少苦听到王老七这么说就不同意了,反对的说:“七大爷,这么说就不对了。我虽然对老二有意见,但是王红肚子的孩子是周家,这个我不能不管。怎么说我也是周家的家主吗?七大爷,我们不说这,我给我三爷家发了电报,让他们来拿粮食,他们怎么还没有来?”

王老七听到少苦问,摇了摇头说:“这个不知道,我很少去周家村,要不等我回去帮你带个信吧。按道理说拿粮食应该马上就来了,肯定遇到事情了。”

少苦想想也对,也不管了,一天一个电报催,看他来不来。

今天请王老七吃饭,少苦可不小气,红烧肉,红烧鱼,大鱼头豆腐汤,红烧鸡,全部都是肉菜,加上周少成陪酒,,王老七喝的开心啊。一辈子都没吃过几顿这么丰盛的菜。

第二天少苦听到敲门声,开门一看,“哎呦”,三爷带着周少安,还有一个小伙子,瘦高瘦高的,一起站在门口呢。

少苦非常开心,连忙请了进来,给每人倒了一杯水,好奇的问道:“三爷,你怎么这么早?有这么早的班车吗?”

三爷又累又饿,喝了一大口水说:“坐什么班车?我们走路来的?”

什么?少苦觉得自己听错还是三爷说错了,急忙看着周少安求解。

周少安看着少苦的眼神,说道:“我们走路来的,走了一个晚上,渴死我了?”说完也喝了一大口水。

少苦听清楚了,奇异的眼神看着爷三个,佩服啊,60公里啊,居然用走的。

少苦想到他们肯定没吃饭吧,小安不在家,肯定又去排队了,对着院子门口叫:“冉冉,冉冉,过来帮个忙?”

过了一会,李冉冉过来了,笑嘻嘻的问:“小五,叫我干嘛?请我吃饭?”

少苦没心思和李冉冉斗嘴,掏出粮票说道:“我三爷他们来了,走路一夜的路,你去帮我买点包子和吃的,快点哦。”

李冉冉听少苦家里来了客人了,急忙接了粮票和钱出去了。一会把包子买了回来,三爷他们也没客气,赶一夜的路,饿坏了,就吃了起来。

休息一会,三爷才和少苦讲起老家的事情。

少苦房子盖好了,家具全部也打好了,都是新的,等着过年少苦回家住。

周家村今年也受灾了,家家户户没有分到多少粮食,三爷一家二十多口人就分到200斤不到,而且都是山地产的地瓜和红薯之类。

那也羡慕死很多人了,可是三爷家那么多人啊,就慢慢省着吃,现在也基本断粮了。天天就是糠和树叶子混着吃,十天半月吃一顿粗粮改善一下伙食。。

周少安接到少苦的电报,本来不打算来的,三爷听说了,城里粮食也紧张,担心少苦家的粮食也不够吃,可是后来想想,很多年没有来过周家了,就过来认认门。

于是吃了下午饭,趁着力气足,就开始赶路。为了省车票钱,就用两条腿。半夜实在累了,在一个小山坡生点火,烤点地瓜和红薯,吃饱了打个盹,将就着过一夜,太还没有亮继续赶路,天刚亮,就到了少苦家啦。

一会小安排队回来了,还是空着手,一脸郁闷,看到三爷兴奋的直叫。少苦让三爷他们去休息一下,毕竟赶路那么久,三爷不愿意,难得进城,非要城里转转。

三爷看到少苦的驴车,两个眼睛瞪圆啦。柔情似水的摸了摸大毛,吓得大毛腿直啰嗦,以为这个老头想干么呢。

周少安自告奋勇的驾车,男人么?都喜欢车?驴车也是车?至少周家村没有。三爷看到少苦居然两头驴,两部板车,羡慕的不要不要的。

跟着三爷来的小伙子是周少安的弟弟周少平,在溧水读高中,有点知识分子的模样,也不说话,一直跟着后面。

少苦带着他们先去了铁厂,毕竟周正海就是为了铁厂牺牲,在铁厂转了转。今天铁厂食堂又在杀猪了。少苦很不客气的拿了几个大骨头和几斤猪肉,在其他员工羡慕的眼神中让周老三送回去。周老三看见三爷来了很开心,毕竟小时候都是在三爷家长大,和周少安的感情挺好。

铁厂出来就在西门口转了转,然后看见周老三骑车自行车追了过来,周老三班也不上了,直接跟上后面陪着呢,然后去了南汽厂,周老大看到三爷一家,也是非常开心。把林小思叫了过来让三爷见见。三爷看着林小思的大肚子,开心的说“老大有后啦。”

少苦继续带着三爷他们去城里转了转,一直到中午在回家。中午小安烧的可丰盛了,周老大和林小思也回来吃饭了。少苦又把王老七喊过来,一起陪三爷喝几杯,果然,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

王老七和三爷要在浮山见到基本不说话的两个冤家,在少苦家碰面,就像十年不见的老朋友,激情四溅。聊得开心的很,边吃边聊边喝边抽,感情不要太好。

两个老头吃完了居然一起出去逛街去了,就是周少安也真不懂,自己的爷爷和王老七哪里来的那么多的感情。

估计是苦难,苦难让两个饱经风霜的老人心心相惜,同命相怜。

王红被少苦顶不说话了,知道少苦对王家印象不好,可是她家也是被王大美骗了,关她家什么关系,再说,她家虽然姓王,可是和王老三家没什么关系啊。

王红不敢说话,担心真的惹少苦生气,少苦又把王红赶回去,那么王红以后的日子就苦啦。原来周小梅惹少苦生气,然后被少苦赶回家了的,周小梅现在在徐家饭都吃不饱。

今年的年货办的冷冷清清,一大早大家满怀激动的心情的去排队,可是几分钟后,排队的人带着一脸不甘和愤慨的心情散去了。

供销社就那么点东西,来得早的有,来得晚没,很多人都是半夜排队,冻个半死,结果告诉没货啦。那个心情你能理解吧?

不理解也没有用,今天晚上还得去排队,小安和周老三排了几次什么都没抢到,气的小安哇哇叫,少苦让小安不要去排队了,抢那么一点萝卜和包菜有什么用?小安不干,副食品票是按月算,你不买,下个月自然作废。小安每天晚上三点多就去排队啦。

反正王红把钱和粮票交给少苦家,让王大美有本事到少苦家去要。要说以前王大美肯定要闹一下,现在王大美不敢。王老太太很听从何仙姑的话,坚决不让王大美上新周家的门。再说,少苦也不好惹啊,现在都成了西门口一霸啦。

今天王红吃了饭,看着少苦,犹豫半天才说道:“小五,我娘家来人了?”

少苦给周少安发了电报,算算日子,三爷应该差不多来了。可是三爷没有来,倒是王家的人来了。

王红还是在新周家吃饭,每天吃饱回自己家睡觉。周家的伙食好,小安每天三顿都给王红煮鸡蛋,而且天天有荤菜,就是没有荤菜也有大骨头萝卜汤,地主的日子也不过如此,王红和肚子里面的孩子养的好好的。

不管怎么骂,王红是定了心的不给。反正王红也不在老周家吃饭。至于周少家,用少苦的话说,饿死拉倒。

其实周少家可以去铁厂食堂吃饭,据说铁厂食堂的伙食不错。每天斗都有肉汤喝,可是王大美不允许,认为一家人必须在一起吃饭。

其实王大美就是担心自己失去经济大权,坚决要周少家在家吃饭,已经失去一次经济大权的王大美,现在对经济大权特别是执着。

一月初的时候,周少家拿到工资和粮票,第一件事情就是把钱和粮票分成三份,给了12元和9斤粮票给王红,王红没有截留,全都交给小安,王红心里早就算过账了,王红一个月在周家的伙食,肯定超过这个标准。

小安以前做菜都是舍不得放油,都是油布擦锅底,被少苦教育几顿,现在也舍得放油了,反正家里的油一直都有,至于怎么来的,小安也不问,小安可是知道胡子和二根他们都做黑市的,经常在家里进进出出,油和粮都不怎么操心。

王红二十多年,从来没有过个这么好的日子。以前周少家每月的工资和粮票,都是交给王大美。

少苦听到王红的话,王家的人?少苦一直没有好印象,但是王红说话了,也不能不应付,说道:“王家人来了不是有王家人接待吗?你和我说有什么用?难道你不知道我最讨厌王家人?还是你在这里吃了几顿饭,就能帮我们做主了?”

王红听到少苦的话,没有作声,过了好一会才说:“今年老家都受灾了,我爷爷带着我爸爸来了,想来城里买点粮食?”

少苦看着王红,很纳闷的说:“买粮食你去买好了,我又不卖粮食。再说这些都是你们家的事情,我管不了,以后不要在我家提王家,我听到王家都头疼。”

阅读回到过去做家主最新章节 请关注永恒小说网(www.4pan.net)

(快捷键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