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炮灰攻略

争求如意郎君(二十七)

  • 作者:楼蓉蓉
  • 类型:其他类型
  • 收录时间:04-15
  • 更新字数:6492

开始段桂兰不肯起床,沈母便不停敲门,敲得沈腾文都被吵醒,脾气便有些不大好了。段桂兰第一回被吵醒时心中有火,还会跟沈腾文告状,那时两人正处于新婚期,关系尚可时,他听到段桂兰抱怨,便也会提醒沈母不要太为难段桂兰这个儿媳妇。

谁料从那日以后,沈母便当真不唤了,可两人睡了起来,沈母便不再做饭,除了段桂兰没得吃之外,沈腾文竟然她也狠心不给吃的。沈腾文开始还勉强饿着,直到中午再没吃食时,饿得受不了,沈母才冷笑说:“旁人娶个媳妇儿都是来侍候公婆丈夫的,你这婆娘倒好,不止侍候不了你,还得要我这个老婆子来侍候她是吧?若是往后段桂兰不做饭,家里谁都不要吃!”

哪个少女不怀春?那时的她既担忧自己以后嫁不出去,又想起沈腾文是刘氏口中所说的如意郎君,一时看得春心荡漾,便对他有了那么几分异样的心思,当日沈腾文又在自己被画春坊的女人逮住时对自己英雄救美,段桂兰越发心头甜滋滋的。

成婚当日甚至为了嫁他,连老娘都顾不得了。

新婚那一个多月时,两人好得如蜜里调油似的,沈腾文头一回碰女色,虽然她不甚貌美,可却胜在年轻,倒也吸引过他一段时间。可沈母却从一开始便看她不顺眼,开始时沈母那老东西倒也狡猾,心中恨她却不说,段桂兰才嫁过去时还心中提心吊胆的,可看沈母不声不响的,渐渐便放松了警惕。

那时她爱惜沈腾文,又看沈家日子过得极其的穷困,因此在听沈母说家中生计困难,儿子又要念书不能谋生时,段桂兰毫不犹豫的便带着沈腾文回了娘家,拿走了刘氏最后留的银子,并与她画了一块大饼。

得到钱的那段时间,沈家家境确实倒是改善了些,可好景不长,两人新婚头月一过,沈母便开始折腾她了,每日天不亮便唤她起身,段桂兰在娘家时被刘氏捧在掌心中宠着,一向睡到天大亮才起,起来了百合一般都已经做好了早饭唤她吃,偶尔心情不好了有起床气还可以向刘氏发泄,一旦嫁出去后,段桂兰第一个月过得与家中无异,倒并没有察觉出什么不习惯,反倒认为生活和家里时一样,还有个男人可以睡一起倒也安逸,谁料沈母会从一个月后便天都没亮,鸡才叫二遍就唤她起。

有时他那群狐朋狗友的约他前去烟花之地,他也会欣然应允,家里没有银子,可沈母那老东西却并不管儿子,前几日段桂兰自己在家里还在做着饭,又听沈父说漏了嘴,说是沈腾文跟着一群朋友出门去了,段桂兰想着自己在家里被刘氏那样娇养的女孩儿,如今嫁给他才几年,便已经熬成了黄脸婆,他倒好,不止不珍惜,还敢去狎妓。(未完待续。。)

ps:我每天更新字数都是一样的,都是六千字大更!可是妹纸们并没有看到我的话,我存在感好低……

所以我还是分两章发吧,想偷懒一下图个简单你们也不愿意,磨人的小妖精们……

第一更求票票,木嘛~~~~~~~~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沈腾文自被她打过,便不再像之前那样喜欢她,时常对她冷言冷语,沈母那个老东西时常不给她吃的,沈家人都欺负她,段桂兰这样的性格,也不甘示弱,这两年生活过得自然并不如意。沈腾文与她成婚时间越久,一来嫌她丑,二来嫌她脾气古怪,三来觉得她粗莽无礼不够温顺,并看不起她,有时甚至还会说些话来酸她,当初吸引沈腾文的纯真可爱,在成婚之后便变成了粗鄙俗气,当初的喜欢,此时变成了面目可憎。

他爱上了秦楼楚馆,他的右手因为当初手掌心被百合用剪子挑破过,哪怕后来就是好了,握笔也并不稳,以前写字儿还似模似样的,如今再握笔,便有些力不从心,写出来的字儿,似蚯蚓在爬似的,沈家里不敢再将他写的字儿当成宝一般献出去,沈腾文自己也自卑过,不敢再在外献自己的画作与字贴。他开始怪段桂兰,一如当初沈母怪段桂兰是灾星一般,他也开始怨恨自己如今的下场就是段桂兰害的。

,!

等人一走,段桂兰才骇得面色有些发青,哭哭啼啼:“沈家就没拿我当成自己人的,沈腾文一天到晚不干个正事儿,洗碗扫地一样不干,他老娘拿我当奴仆似的使唤,女儿在他家洗衣做饭,若是慢了些,那老太婆就不给我饭吃,我当初可恨没听娘的话,如今日子可是苦得不行。≥,”她说完,吸了吸鼻子,接着又道:

“前些天沈腾文那个杀千刀的,跟着一群狐朋狗友的出外吃花酒却诳我是去参加什么诗会了,以为我傻,便拿我当那傻子逗着,我跟了他一路出去,果然见他去逛了窖子,气不过便要让他跟我回家,结果他还打我,我不就抓了他两下,沈家老太婆那个老不死的竟说我胆大包天,说要让沈腾文休了我让我滚,沈腾文喝得醉熏熏的,也不帮我说句话,还帮着他娘一块儿赶我。”

这是两人成婚之后第一回打架,段桂兰当时也不甘示弱,她何时吃过这样的亏?回过神来之后便拿了手中的茶壶朝沈腾文脸上也砸了过去。沈腾文只是个读书人,手无缚鸡之力,刚刚一拳能打中她,纯粹是因为愤怒之下,再加上出奇不意。

可段桂兰却是不同,她自小喜欢舞刀武剑,力道远比一般女子大些,这会儿被打心头火大之下还手,自然打得沈腾文‘哀哀’直叫。

如今段桂兰话都已经说到这里,刘氏自然就想起了几天前她从那妇人口中听说的,春风楼一个姓沈的秀才狎妓,却遭家中母老虎打上楼里的事儿,之前她眼皮便跳得不行,心头又担忧,此时听段桂兰这样一说,果然便是落实了自己的猜测,刘氏心都凉了,大惊失色的问:

“什么?”她这话原本是问段桂兰竟然又去闹了一回春风楼的事儿,两年前段桂兰还曾吃过这样一个亏,这么多年下来竟然还没有学乖。

如此沈腾文被收拾了一回,第二日沈母再来敲窗时,他一被吵醒便催着段桂兰快点起来。

从记事时起到长这样大,段桂兰几回这样早起来过的?更别提做饭了,她连厨房都很少进,沈腾文开始看上去挺好,可这会儿为了他能睡得着,便催自己起身。段桂兰的性格也是个倔强冲动的,她被刘氏宠得无法无天,当初女扮男装去画坊的事儿都干得出来,这会儿被沈母一吵醒,身旁睡着的男人不止不帮自己的忙,反倒一副恨不能她赶紧离开之后他好继续再睡的样子,段桂兰自然不甘心。

她自己起来也就算了,也硬要将沈腾文拉起来,并且他不醒还不行,看他睡得正香,若是多推两下不醒,段桂兰性情任性,转头拿了水杯便朝他脸上泼去!这下仿佛就如捅了马蜂窝似的,沈腾文当即从床上跳了起来,兜头便给了她一拳,当时就将她给打蒙了。

可这话听在段桂兰耳中,她却明显误会了。只当刘氏是在吃惊她被沈家赶回来的事儿而已。虽说在百合面前说出跟沈家关系不和睦,前一刻段桂兰还说沈家对她好得很有些像是在打自己的嘴巴,可百合不收留段桂兰住下来,段桂兰也顾不得自暴家丑了,又听刘氏这样一问,想着这事儿不说也是说了,家丑不能外扬如今也是扬了,倒不如将事情说开了来,到时说不定刘氏还能帮她一些。

想到这里,段桂兰当即便哭了起来。开始倒起了自己的苦水。

当日沈腾文迎娶她。纯粹是因为两人在画春坊上的那一场孽缘,虽说当初她缘也起于此,可同样的孽也起于此。当时沈腾文看中她善良可人,她也看沈腾文温文尔雅。又异常清秀的样子。再加上当初刘氏将他夸得太狠。段桂兰自己也知自家事,她从小名声不太好,性格又是个假小子似的人物。周围知根知底的人家没什么愿意娶她的,她虽然不到及笄的年纪,可也一直担忧自己嫁不出去,当日遇上沈腾文,想起娘说他往后前途无限的话,想到以后百合若是嫁给他做了官太太,自己还要靠他拂照,心里便有些酸溜溜的。

门外沈母听得有些不对劲儿,冲了进来时正好看到段桂兰在打自己的儿子,当下便跟段桂兰打了起来。段桂兰打得过沈腾文,此时面对沈母这样一个凶悍的却连连吃亏,沈母不止自己动手,还唤了隔壁沈父进来,那一回沈家三人打她,打得段桂兰鼻青脸肿,好几天不敢出门。

当时她倒也想过要回娘家,可段桂兰又想起自己当初惹祸,赔空了刘氏大部份的银子,剩余的一些体已钱也被她诳了个干净。刘氏一无所有,说不定看到自己了还要问银子的事儿,再加上自己当初抢了百合的未来夫婿,如今成婚才一个月若是便打回娘家,这也实在太没面子。如此一想,她也没敢回来,便呆在了沈家。

但从此之后,沈家对她态度就变了。

阅读炮灰攻略最新章节 请关注永恒小说网(www.4pan.net)

(快捷键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