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尸说鬼

第一卷 萨满疑云

  • 作者:寒水行
  • 类型:其他类型
  • 收录时间:12-04
  • 更新字数:7112

我多么希望这一刻能有一个人在我的头上回答我一句,然而事实只有无尽的黑暗以及无声的沉默,我能听到头上不断呼啸的风声,以及身边液体砸在棺材上的声音。

不,我不能死,不能……

就在意识回归的一刻,我突然明白了自己身处的环境。我在棺材里,我被活埋了,被活埋了。

“黄山,黄山你给我出来,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爸,爸,爸……”

“妈,妈……”

我还没死,没死,我疯狂的敲打头上的棺材板,不断的怒吼,把所有我能想到人的名字全都大叫了一遍。

“别说是你,就是你家祖师爷,见到我也得掂量掂量,既然不走就不用走了。”

迷糊中,我能听出那个尖利的声音充满了怨气,虽然我不清楚两个人因为什么争吵。但现在这一切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我希望他们知道我还活着,能把我挖出去。

我艰难的抬起手,有些无力的敲打身上的棺材,虽然知道在这样大的雨水里地下微弱的声音很难引起人的注意,但这是我唯一的希望,活下去的希望。

“黄山,你先去缠住他,等一下我就来助你。”

黄山,果然是他,我不明白为什么他要陷害我,从小一起玩到大的朋友竟然想要了我的命。

我叫李致远21岁,本科毕业半年是无数在外打拼游子里的一员,两天前,我在申城接到老爸的电话,电话里老爸让我赶紧回家一趟,老妈得病了,很严重恐怕挺不过去了。

放下电话,我赶紧定了最近时间的机票,匆匆赶回家里。看到炕上昏迷不醒的妈妈,和仿佛一下苍老了十几岁的老爸,顿时间我感觉整个人的力气都被抽空了一般,一下瘫倒在地上。

那一天我看到戒烟十几年的老爸吸了整整一包烟。

本来正值壮年的他头发白了大半。

记忆里那个身型壮硕的身影再难与眼前的“老人”重合。

“致远你回来了,三婶的事我们都知道了,这是我们几个发小凑的一点钱,你先拿着,不够咱们在想办法。”

当天夜里,黄山拿了五千块钱找到一筹莫展的我,五千块对于这个穷苦的山村来说已经是一笔天文数字,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为了我妈的病,我也没有拒绝的理由,也不能拒绝。这份人情只能记在心里。

“山子,这钱太多了,我不能就这么拿,这样吧你看看我家有什么想要的你先拿去,算是抵押,之后我在找你赎回来。”

“我想要你的命,你给吗?”

说真的长这么大我从来没有看过那么严肃的黄山,当然作为感激,我真的有那么一瞬间想要冲动的回答可以。

现在想来其实无论我回复可以还是不可以他都会要了我的命,五千块一条命,呵呵想想也是便宜的很啊。他给我拿来五千快钱,除了想要制造一个机会之外,还有一部分也是想要求他自己的一份心安理得吧。

钱有了,医院也连夜赶去了,但是无论如何医生都检查不出来老妈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只能用药吊着老妈的一口气。

面对死亡,而且是至亲之人的死亡,我才深刻的体会到什么叫无能无力。

从不喝酒的我,第一次萌生了想要大醉一场的想法。随意的找了一个路边摊,要了两打啤酒唯一的想法就是把自己灌醉。

“致远你怎么在这?阿姨情况怎么样?”

“医生说没办法,查不出来,明天我想带我妈去市里看看。”

兴许是有了醉意,当黄山站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并没有一点怀疑,这么晚他怎么会出现在三十多里地外的农场,并且好巧不巧的遇到我。

现在想来这一切或许都是他早就已经计划好的。果然一切的偶然都不是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

“你有想过阿姨是不是得了虚病吗?”

虚病是我家里的一种说法,就是冲撞了鬼怪或者大仙,他们让你得的病。老人说这种病确实医院查不出来。

病急乱投医,黄山的话仿佛在黑暗中给了我一点曙光,即便是我以前一直嗤之以鼻的出马仙一流,此刻也成了救命稻草。

“走,我认识一个特别厉害的大仙。”

付了钱,黄山就带着我往厂里的西南方走。一路上也不见他说话,我也一直想着老妈的病,所以路上也没有什么交流,就这么默默的往前走。

“等一下我去趟厕所。”

啤酒喝的有点多,冷风一吹尿意止不住的往上涌,正好前面又一个烂尾楼,我叫住黄山,快速的跑进了黑漆漆的楼里。

“这破地方,连个灯都没有,黄山你跟我说说话,要不然我害怕。”

“嗯”

黄山答应了我一句,随后就没了声音。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温度变得越来越低,小风吹过就好像刀子一样直刮骨头,让我忍不住的直哆嗦。

“黄山,黄山你还在吗?”

“在啊。”

短暂的沉静之后,突然一个瘆人的声音紧贴着我的耳朵响起。伴随而来的还有一阵阵腥臭的味道。说实话听到那个声音当时我就被吓的提不起来裤子,僵硬的把头转到刚才声音发出的一侧。刚把脑袋转过来,就看到一个毛绒绒的脑袋顶着两个红色的眼睛恶狠狠的向我咬过来。

我本能的举起手横在面前,那个花猫大小的东西,一口就咬住了我的胳膊,无论我怎么甩都没有办法把他从我的胳膊上弄下去。

“黄山,黄山,黄山……”

“咯咯咯,在,我在,我不就在这那吗。”

一个好像胶皮鞋摩擦地板的声音在我眼前的小东西身上不断的发出。那声音要多刺耳有多刺耳。胳膊上的疼痛瞬间让我清醒,从小在农村长大,听的多了,大概也明白过来眼前这是一个什么玩意。

黄鼠狼在我们这里也叫黄大仙、黄皮子。都说这玩意能学人说话,长这么大我也是第一次见。还真是倒霉的人喝口凉水都塞牙,这难缠的东西咋就让我碰到了。

没有那么多时间瞎想,见到这东西我害怕的厉害,胡乱在地下划拉了什么抓在手里,拼命的往黄皮子的头顶上砸去。

情急之下使出了我吃奶的力气,黄皮子吃痛,一下倒着飞出去三四米,趁着这个空挡我赶紧在黑暗里又摸索了一件东西,紧紧的抓在手里,生怕它冲过来再咬我一口。

“你……你……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要你的命啊。”这一次我听的清楚,这黄皮子发出来的声音明明就是白天黄山跟我开玩笑时候说的话,想想它可能一天都在暗中跟着我,顿时一股凉意顺着尾巴骨窜到后脑勺。

黑暗中虽然我没有办法看清楚它的样子,但我能感觉到它那双血红色的眼睛一刻都没离开过我。

“我……我好像……好像没有惹到你们吧?”

借着说话的机会,我不断的往后挪,想要趁着它不注意跑出这个黑漆漆的烂尾楼。然而我的一举一动都没有逃出它的眼睛,它就这么戏谑的看着我“偷偷的”做无用功。

“咯咯咯,小子你是没得罪我,不过有人拜托我要了你的命……”

我看着它的眼睛,头脑越来越不清晰,明明知道这样会着了它的道,但是身体就是不受控制,怎么都动弹不了。

就在它看着我神智越来越不清楚的时候,在它身后一个纸糊的灯笼幽幽的向它逼近,那个灯笼离地足有一米左右,然而并没有什么人拿着它,像鬼火一样快速的撞上了我面前的黄皮子。

幸亏刚才我撒了尿,要不然眼前的这一幕一定能把我直接吓尿。有实物的东西虽然可怕,但终归心里会有点底。这TM自动飘的灯笼,就不只是害怕那么简单了。一时间吓得我连叫都已经叫不出来了。

看到将它撞翻的灯笼,黄皮子全身充满了戒备,不断的在原地徘徊好像忌惮什么一样,不敢往前一步。

“致远,致远你在哪……”

“臭道士,这里没有你的事,识相的滚远点。”就在我的头上一个尖利刺耳的声音极具穿透力的穿过棺材传进我的耳朵里。

“路不平有人铲,事不平有人管。遇到这种事,老道怎么也不能视而不见。”

第一章活埋

痛,痛,痛……

猛然间睁开眼睛,四下瞧了一番,眼前的黑暗让我略有不安。

嗓子哑了,手上的伤口感觉不到疼痛了,意识也变得模糊,我真的要死了,死了。

“黄山,黄山,哈哈哈哈,就算做鬼我也不会放过你,你等着我,我会回来的。爸妈你们要好好的。”

从小我就是一个胆小的孩子,害怕黑暗,害怕孤独。总感觉在阴影里有一双我看不到的眼睛时刻注意我的一举一动。伺机而动,想要一口将我吞噬同化。

“爸,我妈怎么样了?这么晚怎么不开灯……”

我从没有什么时候像现在这样无助,恐惧。

不断的拍打,嘶吼,任由鼻涕眼泪混合着手上的血水肆意的融合散落。

没有时间概念,我不知道我挣扎了多久。

我嘀咕了一句,抬起手准备拉我手边的灯绳,然而我摸到的竟然是一片冰凉,并不断的有液体流下,冰冷冰冷的,不断刺激我的皮肤。

突然的凉意让我迷迷糊糊的状态瞬间清醒,脑子也一下活络起来。

“不,不会的,绝对不会的。”

……

“合字儿(兄弟),我看这四块(棺材)里的人还没倒了(死),怎么就埋了?”

当我再次醒来时,我能听到头上大点的雨水打在坟土上的声音,棺材内的空气也变得越来越稀薄,就连呼吸都成了最要命的问题。

阅读尸说鬼最新章节 请关注永恒小说网(www.4pan.net)

(快捷键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