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星际美厨挖矿日常

16.Part16

  • 作者:夜从白
  • 类型:都市言情
  • 收录时间:12-09
  • 更新字数:16292

长成这样好像也不错,那样他就可以保护妈妈,没有人敢欺负他们。

但是他还要多吃饭,一定要比床上的人再高点儿,再壮点儿,表情也可以再凶点儿。

房间里面没有开灯,废矿区风沙太大,几乎没有恒星光线直射窗户的时候。

客厅的灯光照进去,在床前的地上划出一块长方形的光斑。

沈烨仰躺在床上,他和他有着相似的脸。但沈烨脸上的线条和他的不一样,冷肃的,难以亲近的。

他以后会长成他这样么?

江辗睁大黑黑的眼睛,看着躺在床上的,像山一样高大的父亲。

江菡珊心口一疼,把江辗抱起来,摸摸他的后脑勺,问道:“怎么了?”

母亲温柔的怀抱,缓和了他的恐惧。江辗没有说话,只是抱着母亲的脖子,把脸埋进她的颈窝。

“是不是太饿了?灰灰草布丁做好了,我们去吃饭,吃完睡觉好不好?”

“好”

===================================================================================

江辗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母亲死了,梦中的他把母亲连同一切,都埋藏在了尘土之下。

没有移民身份的他,用星网的漏洞,和坏人做了一笔交易。

坏人会用星网的漏洞做什么,他不知道。梦中的他,只想要一张去往首星的船票。

他为什么想去首星?梦中的他好像也不知道。

那是一张走私船的船票,很多人跟他一样,没有合法的身份,却都想去往首星。

一把激光刀,一个老旧的星盘,就是江辗的全部家当。

走私船上,会定时给这些偷渡者发放一定的营养剂。不仅剂量少得可怜,连每个人一点儿都做不到。

有人想吃饱,就有人会挨饿,甚至饿死。

但谁在乎呢?低贱而贫穷的偷渡者太多,每一趟都会有很多很多偷渡者,挤在一个小小的船舱。

那些高大的船员,把一小包一小包的营养剂扔到地上,看着这些偷渡者像狗一样地去争抢,去撕扯。

这样的疯狂的场景愉悦了他们,他们站在门口哈哈大笑,不时踢上两脚。

他们走了,船舱又恢复了安静。由于瘦小,江辗很容易就捡到了营养剂。

他蜷缩回自己的角落,静静地没有动作。

拿到营养剂的偷渡者,没有一个人敢吃下这些营养剂。因为有强横的偷渡者会来收取这些营养剂,那些敢先吃的都死了。

江辗的旁边,是一个瘦弱的女人。她的皮肤很白,白到泛出幽幽的青色。她的肌肤也很透,透得能看清皮肤下流动的暗青色血管。

船舱里,一群同样高大的男人站了起来。他们开始回收偷渡者们手上的营养剂,并不时对这些沉默的羔羊拳打脚踢。

求生的欲望,促使江辗旁边的女人坐了起来。她脱掉自己的防护服,浑身赤果。

来收取营养剂的男人,很快跟她纠缠在一起。

污言秽语传遍了整个船舱,像两只扭动的蛆虫那样,丑陋肮脏。

所有人都习惯了这一切,也包括江辗。

他没什么表情,只等着那个男人完事之后,来收取他手里的营养剂。

很久之后,男人穿上防护服,走到江辗的面前。

又是这个小怪物。

男人眼里闪过一丝厌恶,毕竟没人会喜欢一个眼睛黑沉诡异,脸上全是疤痕的怪物。

江辗有着一张和沈烨相似的脸,他并不知道这会带来什么后果,但他隐约意识到,这张脸对他来说并不是好事。

梦中的他买不起黑市上的假身份,也没有现在这样强的能力——去制造一个假的身份。

他只能划了自己的脸,让别人看不见他的模样。

身体里的医疗机器人,会自动治愈他脸上的伤。等疤痕好了之后,他不得不重新添上去。

男人拿走江辗怀里的营养剂,像是不解气,一巴掌把他扇到地上,还踹了他一脚。

小怪物蜷缩在地上,终于不用那双古怪的眼睛看着他。他也没了兴致,去收下一个人手里的营养剂。

所有人都自顾不暇,都在生死的边缘挣扎,谁又会去管另一个人怎么样呢。

那些收取营养剂的人,很快笑着走出了船舱——因为有能力巴结那些船员,他们有一定权限可以走出船舱。

一个星时之后,江辗从地上站了起来。悄无声息地走出舱门,他太瘦小,几乎没有人注意到他的离开。就算注意到了,这些人也漠不关心。

只要一点点致幻剂,就可以让这些欺压偷渡者的强者,做出比小丑更可笑的动作。

那个踢打江辗的男人,迷迷糊糊地走在空旷的过道上。

江辗站在角落的阴影里,等着那个男人靠近。

“嘿,小怪物”

男人七歪八扭地走过来,想要踢打江辗得到快//感。

江辗没有动作,站在原地,看着那个神志不清的男人。

他的眼睛太黑太沉,不太像一双人的眼睛。刺骨的冰冷,让男人打了个激灵。

男人意识到危险,但一切都太晚了——小怪物用激光刀刺穿了他的心脏。

男人轰然倒下,江辗拔出激光刀,冷漠地刺穿男人的头。

大脑死亡,才是真正的死亡。

确认男人死了之后,江辗蹲下来,摸了摸男人的储物袋。里面有几包没吃完的营养剂,还有一小包致幻剂。

江辗手上全是血,营养剂的袋子也被他的手弄脏了。他冷漠的神情里终于闪过一丝厌恶,把那包致幻剂扔到一边,拿着那几包营养剂走了。

那个女人,就是因为致幻剂而死,他最憎恨的东西,就是致幻剂。

空旷的过道里,有人悄悄捡走了那包致幻剂。

有路过的巡查机器人,看见躺在地上的男人,按照设定好的程序,把他的尸体扔到太空。

走私船上死人,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就像没人在意江辗的存在一样,也没人在乎这个男人的死。

废矿区离首星实在太远,江辗在很多个走私船上辗转,直到两年后终于到了首星。

梦中的他终于有了进入他人星盘的能力,一边流浪一边去接触沈家人的星盘。

几个月后,他终于得到了一条消息——沈少将的母亲沈夫人会和沈少将去首星的福利院,为沈家领养一个孩子,培养成沈家的亲信。

那一段时间,江辗没再划花自己的脸。但为了不必要的麻烦,他只能用灰尘弄脏自己的脸。

那是一个没有下雨的日子,江辗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去往福利院,以及为什么会站在一群孩子中间,去悄悄观察那张和他相似的脸。

尽管他努力把自己打扮干净,但在福利还不错的首星福利院里,他看起来很是突兀。

路过庭院的人,很容易就会注意到他。

脏脏的脸,旧旧的防护服,以及那双怪异阴沉的眼睛。

“那个孩子的眼睛……”

沈夫人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意那个孩子,她一直盯着他,怎么都挪不开眼睛。

沈烨的目光也落在那个孩子身上,但那双黑沉的眼睛,像极了记忆中那个女人疯狂时的瞳孔。

明知道母亲动了恻隐之心,但厌恶和恐惧还是促使他开口:“院长在里面。”

既然儿子不喜欢,沈夫人也不好坚持。他们很快走了进去,留了一群好奇张望的孩子在外面。

他为什么要来首星?他为什么要来这里呢?

江辗回想起那个男人眼里的厌恶和恐惧,他想不清楚自己坚持的原因,以及莫名的难堪。

他冷漠地走出福利院的门,像来时那样悄无声息。

海盗联盟是个很好的地方,只要有足够的能力,就能拿到你想要的一切。

刚刚成年的江辗,已经不再需要划花自己的脸,因为这些都不再成为他的威胁。他已经是海盗联盟的大海盗之一,有了自己的势力。

就在前几天,有个女人劫走了他的一批货物。好像是叫林仙蓉对吧?那个男人苦苦喜欢的女人。

“老大,他们始终不肯交出货物,能源高//射//炮//弹已经准备好了,是不是……”

“时间到了?”

“是的”

“发射”

“是”

能源高//射//炮//弹,是一种体积只有足球大小的炮//弹,但只需要十颗,就可以把一颗恒星毁灭,变成彻彻底底的黑洞。

一颗人类居住的行星,是不需要十颗那么多的。它甚至不会像恒星那样留下痕迹,只会变成齑粉。

江辗站在海盗战舰巨大的窗口前,面无表情地看着那颗行星因为受创,而不断翻涌的火红色星云。

强烈的高温,会把星球上的所有生物在瞬间汽化,连尖叫都来不及。

但是,一个星球的人民,又有谁在乎呢。起码江辗,是不在乎的。

人类是什么?

对于江辗来说,人类不像是同伴,更像是罪恶肮脏的源头。自私、贪婪、冷漠、阴险、暴力,所有人都有,他自己也有。

他不能否定自己人的身份,但他并没有对人的认同。有时候,江辗甚至觉得,人类远不如低智慧生物来得纯粹。

屠杀一个星球的平民,这种行为实在太过凶残。其他海盗或多或少有自己的忌惮和顾虑,只有江辗没有。

很快,宇宙联盟倾尽全力围剿他,那些觊觎他势力的海盗,也跟联盟达成了某种协议。

江辗成了宇宙公敌,但他根本不在乎。

在沈烨得知江辗的存在之后,他决定亲手杀掉这个十恶不赦的罪犯。但江辗的能力太过出色,甚至远远超过他的。

他们费了很大的力气,制定了完美的计划,才把江辗引诱到一个死洞的附近。

江辗确实是很出色的机甲天才,但年轻的他还是比沈烨少了太多的经验。

沈烨很容易就吸引了江辗的全部注意力,在他们打得难舍难分之际,埋伏好的林仙蓉把江辗撞入死洞,并关闭了通道口。

进了死洞的人,是没有办法再出来的。江辗进去了,就等于真的死亡。

进入死洞的江辗,一开始是愤怒的。他疯狂想找到出口,去报复那些把他关进来的人。

但死洞里面什么都没有,到处都是虚无。因为死洞的力量,他不得不和他的机甲脱离。

他的身体漂浮在虚无中,连动一动肌肉的可能都没有。

如果你在荒野中看见一堵墙,向上无限高,向下无限深,向左无限远,向右无限远,它是什么?1

是死亡。

无边无际的黑暗,无边无际的虚无。没有空气,没有声音,你沉浸在死亡之中,但你却还活着。

那种感觉,就像是溺水的人,因为缺氧,肺腑和咽喉像针扎一样,充斥着窒息的痛苦。漂浮在死洞中,就像是永远停留在窒息的那一刻。

江辗从来都不在乎生死,但这样的痛苦,远不是人类能承受的。

几乎在宇宙时间的几分钟里,他的意识就因为痛苦,而陷入彻底的疯癫。

最可怖的,是死洞里连时间都没有。

江辗不会饿死,也不会有自杀的可能。他只会一直承受这样的痛苦,直到380年后,他的大脑细胞自然死亡。

梦中的江辗终于死了,梦也终于完了。

年幼的江辗睁开眼睛,看着窗外漆黑的一片,吓得缩进母亲的怀里。

他死死地抱住江菡珊,把头深深地埋进她的颈侧,害怕这一切都是假的,梦中的那个黑黑的地方才是真的。

由于太过劳累,江菡珊睡得很沉。江辗这样大的动作和力气,她都没能从睡梦中醒来。

江辗不知道自己抱着母亲,抱了多久。他终于意识到,那些恐惧不是真的,有母亲的这个世界才是真的。

他坐起来,亲亲母亲的脸颊。然后去工作间拿出那把激光刀,去了自己的房间。

床上的男人还没有醒,江辗走到床边,看着沈烨的脸。

只要他死了,自己就永远不会被关进黑黑的地方。

江辗苍白着脸,对着沈烨的头部举起了激光刀。

睡梦中的江菡珊,不是没有感觉。她先是觉得自己像要被什么勒死了,却怎么都睁不开眼睛。

等她睁开眼睛的时候,江辗已经站到了沈烨的床前。

“辗辗?”

半睡半醒之间,儿子忽然不见了。江菡珊吓了个激灵,瞬间清醒过来。

房间的门开着,显示着江辗好像出去了。

江菡珊以为江辗起夜去了,但还是不放心小朋友一个人,就从床上起来。

一走到房间门口,往隔壁开着的门里一望,江菡珊瞬间就被吓到了。

“江辗!”

江菡珊条件反射地喊出了声,江辗下落的手停在半空中。

黑暗中,激光刀的光映照在江辗的脸上,是一个孩子不该有的凶狠和决绝。

“把刀放下!”

母亲从来没有呵斥过他,就算是待他冷漠的时候,都没有!

看着母亲生气的表情,江辗莫名地心慌,下意识地把激光刀扔到了地上。

激光刀落地的声音,让江菡珊松了一口气。但紧接着,她被一股怒意充斥着。

不行不行,不能太生气,一定要冷静下来!

江菡珊走过去,有些后怕地捡起那把激光刀,扔到客厅去。

“为什么这么做?”

江辗双唇抿紧,梗着脖子站在那里,始终不说话。

“回答我!”

江菡珊拔高了声音,但江辗还是没有开口说话。

江菡珊气得抬起了手,但江辗还是睁着大大的眼睛,面无表情地盯着她。

他没有任何躲闪的动作,让江菡珊的手停在半空中。

她要动手打他么?她从来没有动手打过一个孩子。但如果一个孩子已经胆敢杀人了,她不该打他么?可是打了又有什么用呢?看他那样子,一点儿都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

很久之后,江菡珊眼中的怒火熄灭了。她无力地说道:“回房间去。”

母亲的眼睛黯淡下来,倔强的江辗慌了神。他害怕地往房间走去,江菡珊却没有跟上来。

房间里开着灯,但江辗还是觉得里面像一只怪兽,房门就是那只怪兽的嘴巴。

他转身,问站在客厅的江菡珊:“妈妈,你去哪儿?”

江菡珊很疲惫,回答道:“我在客厅睡。”

说完,江菡珊不再看他,径自躺在沙发上。江辗望着那扇门,默默地走了进去。

江菡珊躺在床上,从未有过的挫败感,让她觉得很难受。

为什么会这样呢?她已经很努力地在教导江辗了,为什么还会出现这样的事呢?

或许她一直都高看了自己,她根本就不适合当一个妈妈。

她就是一个炒菜的厨师,她有什么资本认为自己能当好一个妈妈?更何况,这个孩子是个注定的反派。

她当初为什么要留下来?她找个机会死了,万一就回去了呢?

黑暗中,江菡珊睁着眼睛,仰躺在沙发上,热热的泪水就顺着她的眼角滑进鬓发。

有人悄悄走到她的身边,是刚刚离开的江辗。

他冰凉的手握住她的,却被母亲挣脱开了。江辗觉得很委屈,他死死抱住江菡珊的手,第一次哭出了声。

“妈妈对不起,我错了,你别不要我……”

这是江辗第一次,像所有五星岁的孩子那样一边哭泣,一边说着口齿不清的话。

江菡珊转头看着他:“为什么这么做?”

“我梦见他把我关起来……里面好黑……我好害怕……呜呜呜……嗝……”

梦中的一切太过恐怖,江辗哭到抽搐。

江辗的话,让江菡珊忽然想起她忘了很久的剧情。

原小说中提到,林仙蓉和沈烨一行人,截获了江辗的走私物品。而刚刚成年的江辗,正好需要这一笔生意,完成自己的势力扩张。

双方僵持不下,江辗以一个星球平民的生命为威胁,但是因为军方内部的原因,这批货物失踪了。

拿不出货物的女主一行人,希望通过谈判解决这件事。但江辗毫无顾忌,最终造成了骇人听闻的凶案。

女主一行人为了除去江辗这个毫无人性的疯子,费了很大的功夫,才把江辗送进死洞。

但小说里面就提了一句,进了死洞就永远都出不来了,然后江辗这个单元就算告一段落了。

因为有这个大反派私生子,沈烨和林仙蓉的关系就变得尴尬起来。最后通过一番描写,大概就是什么君子之交淡如水,大家好好做朋友什么的。

然后男二嘛,肯定是不可能移情别恋,所以一直爱女主到孤独终老啦。

进入死洞不就是死么?为什么江辗的神情会这样的恐惧?

“妈妈,求你了,我害怕……别不要我……”

平时老神在在,像小大人似的孩子,突然哭得天昏地暗,一边不停地抽搐,一边像小猫咪那样发出细细的呜咽。

江菡珊的心又软又疼,她把哭泣的江辗抱在怀中,一边让他尽情地哭出来,一边轻轻地拍着他的后背。

等到江辗哭够了,江菡珊这才低声地安慰他:“妈妈没有不要你,乖,不要怕……”

得到母亲的安慰,江辗还是很委屈:“那里好黑好黑的……”

“梦都是假的,辗辗不怕啊”

“还好痛好痛”

“妈妈给辗辗呼呼气,就不痛了”

“妈妈,我以后不做坏事了……你别生气了……”

大概意识到自己做了不好的事,江辗主动向江菡珊认错。

江菡珊看着他,说道:“把手伸出来。”

江辗以为母亲要打他的手,他还是果断地伸了出来。只要母亲别不要他,怎么罚他都可以。

江菡珊没有打江辗的手心,而是用小指头勾住他的小指头,又用另一只手把他的大拇指,按在她的大拇指上。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宝宝要说到做到……”

“好”

等自己真的冷静下来之后,江菡珊抱着江辗回了房间。

临睡之前,江辗睁着大大的眼睛,问江菡珊:“妈妈,你会永远陪着我么?”

生命都会有死亡的时刻,谁又能肯定会一直陪在谁身边呢?

江菡珊不愿在这个问题上,对江辗说谎。她想起狮子王的故事,低声说道:“妈妈给辗辗讲个狮子王的故事吧……”

“狮子王是什么?”

“就是狮子们的总统”

“狮子是什么?”

“一种很厉害很威风的生命”

“像我们这样厉害和威风么?像我们这样高等的文明么?”

“额……是的”

一个狮子王的故事才讲到开头,江辗就在十万个为什么中,慢慢熟睡了。

因为母亲温暖的怀抱,江辗睡得很香。他睡得很熟,江菡珊反而睡得不太好。

半夜刚刚经历惊魂事件,江菡珊很早就醒了。星盘又在提醒她该工作了,但她还是躺在床上没有动。

她摸摸江辗黑乎乎的小脑袋,心情实在复杂。

辣鸡书!辣鸡作者!别让我穿越回去,就算顺着网线找,我也要找到你家砍你!

发泄一通之后,江菡珊的心情总算好过了。她低头亲亲江辗的额头,正好这时候江辗醒了。

他睁开眼睛,像往常那样亲亲母亲的脸颊,说道:“早安,妈妈。”

这一次,母亲没有回给他亲亲,而是惊讶地盯着他。

“妈妈?”

母亲怎么了?为什么不回答他的问好?她还在生气么?他真的知道错了。

“辗辗,你的眼睛……”

“我的眼睛?”

江辗一直都知道,自己的眼睛和所有人都不一样。是很吓人很吓人的那种黑,年幼的他一度以为,母亲以前对他冷漠,很大程度上是他这双讨人厌的眼睛。

“你的眼睛好了!”

这惊喜来的太过突然,江菡珊忍不住笑着离开床,拿出一面镜子给江辗看。

镜中的脸,还是他细细尖尖的脸。那对黑黑的瞳孔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像母亲那样,亮亮的瞳孔。

他终于不是怪物了!也不用担心母亲不喜欢他了!

“妈妈!”

江辗站在床上,猛地扑进江菡珊的怀里。

江菡珊一边专心搅着她的饭,一边思考接下来的日子该怎么过。江辗跑进房间的事,她根本就没有注意到。

突然被江小朋友抱住了腿,江菡珊莫名其妙。她低头去看江小朋友的脸,却发现他的脸色十分苍白。

怎么能没有感觉呢?

江菡珊一边搅着灰灰草汁和营养剂的混合物,一边悄悄观察江小朋友的情况。

江辗坐在客厅里的地上,像往常那样拆装星盘。好像躺在房间里的那个爸爸,还不如拆了装,装了拆的星盘有吸引力。

江小朋友伸出他的小短手,趁空气不注意的时候,戳了一下沈烨的脸颊。

触感有些粗糙,脸颊也是硬硬的,他都没用力就碰到了骨头。一点儿都不像妈妈的脸那样,滑滑的,软软的,还香香的。

江菡珊越想越觉得不对,她是个拿着剧本,开了金手指的人,为什么江小朋友不按剧本演呢?

会不会是江小朋友太害羞,所以不好意思说呢?算了,还是先把饭做好,她和江辗也需要休息。

他好像睡得很沉,妈妈也没有注意到自己。

他可以悄悄摸摸父亲的脸么?就摸一下下,只是看看他有没有醒过来,才不是好奇关心那个人!

鬼使神差的,江辗迈着小短腿儿,面无表情地走了进去。

还有矿洞里的那一堆烂摊子,还有沈烨以后醒过来的事。

江辗不在意沈烨么?

当他趁着母亲不注意,悄悄走到自己房间门口的时候,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江小朋友嫌弃地收回手,但在下一刻,他又抬起手,悄悄戳了一下。

再次接触到父亲凉凉的脸部皮肤时,像是有什么奇怪的感觉,窜进江辗的脑海里——冰冷的,无比绝望的恐惧。

危险的讯息发自床上的男人,年幼的江辗惊恐地跑出房间,猛地抱住母亲的腿寻求安慰。

阅读星际美厨挖矿日常最新章节 请关注永恒小说网(www.4pan.net)

(快捷键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