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混沌之海

第四章 复仇者们

  • 作者:涩先生
  • 类型:其他类型
  • 收录时间:01-09
  • 更新字数:16986

硫克将信立刻就烧掉了,他不能让妻子知道这个消息,除此之外他什么都没有说也什么都没有做。

管理层最后决定让硫克担任作战部指挥的位置,但是他们只是将硫克当做傀儡一样操控,硫克也默认了他们的所作所为。

于是他决定改变这个状况,他在会议上积极的提出对于军队改良的提案,可是每次都被最高长官回绝了,可是在这些人之间总有一些不同,他们眼光卓越,赏识人才。于是重视军事管理的流柯被当时的帝国作战部的克莱将军所赏识,这个年轻人身上不折不挠的气质让将军想到了年轻时的自己,另一方面死去的公爵是将军的老朋友,于是将军破格将这个年轻人纳入自己的作战部,在作战部的工作中,硫柯丰富展示了自己卓越的军事远见和冷静的处事才能;于是将军打算将自己的千金爱丽丝许于这个坚强的男人,少女原本是竭力反对将一生托付给这个伤痕累累面容狰狞的男人,但是在父亲所逼迫的几次接触后,渐渐地她被他身上特有的气质所着迷,于是没过多久,两个人就喜结连理,第二年有了他们自己的儿子。

可是好景不长,坎特将军的一向刚正不阿的作风和雷厉风行的做事态度对于执政管理层的很多人来说,已经威胁到他们的利益。于是有很多大臣打算除掉这个老人,可是在一次会议中,将军提出的提升军人社会地位的提案时彻底激怒了当时保守派,于是众人向执政官施压,以预谋军事政变的理由免除将军的一切职务,最后甚至有皇室成员参加了弹劾,那些皇室子弟的手段更加残忍,以藐视皇权的理由提议将其处死。最后管理层决定将将军一家流放到帝国最北方的寒冷极地,白发苍苍的将军什么都没有反驳,他彻底对他的国家失望了,他临走前安抚身边暴怒的部下,千万不要冲动,否则杀身之祸随时会找上门来。

因为硫克属于贵族的缘故,这件事情并没有影响到他,流放前,将军嘱咐硫克要照顾好自己的女儿和外孙,他会在远方好好地生活的。

一夜,硫克发现自己的妻子在浴室的浴缸里割脉自杀,多亏发现的及时,抢救了回来。爱丽丝的父亲,母亲,兄弟姐妹们都被流放与远方,只留下她一个人孤零零的活着,她感到了绝望,硫克看着眼前这个娇弱而他深爱的女人,他感到自己是如此羸弱和无能。他决定,再也不能让身边的亲人离开他了。

几个月后,硫克得到消息,老将军一家在北方被人吊死在荒郊野外。

几天后,硫克将管理层中保守派的人全部吊死在帝国首都的执政厅外,与他们有关系的每一个人都流放在大海上,永远不能回国。这次政变,硫克一共屠杀和流放了一千多人。就这样帝国的皇室被彻底震慑住了,承认军人在奥兹帝国的地位。

硫克担任了新一任帝国执政官,并且兼任军队最高统帅,彻底架空了皇室的影响,一个完全的军权主义帝国就此诞生了。

可是他失去了他全部的亲人。

就是因为奥兹帝国军事力量的迅速崛起,导致相邻的美海士帝倍感压力,于是美海士帝国也成功进行了军事革命。美海士帝国的贵族们也默许了军事革命的发生,让军队拥有参政权利,也就是这样,一批出身平凡但是军功赫赫的军人们成为一个个将军,杰弗里由此开始担任海军最高长官。

就这样威大海域上开始了真正的军事争霸。

站在帝国高层的硫克执政官将所有仇恨都毫无节制的发泄出来,可是有一个毁掉他一生的仇人,他而却一直不知道哪个在哪里。

来自远方的弗朗西斯正与杰弗里预想的一样,一步一步的向安妮海湾逼近。

格莱厄姆从萨克那里得到消息后,知道他独裁的日子马上就结束了,于是,这个疯狂的独眼男人决定在这片大海上再一次展现出自己残暴的一面。

“我亲爱的兄弟们,不久之后,密集的炮弹将会在我们身边炸响,我的仇人来找我复仇,他是个暴君,一定会将我碎尸万段的,如果有人不想死,现在就可以丢下火枪,离开我的身边,我绝对不追究。”格莱厄姆站在政府大厅面对着自己的手下说道。

几个站在人去后面的胆小鬼听后,转身打算离去。

只听几声枪响,逃跑的几个人应声倒地。

”他妈的,说让你们活命你们就真的想走?你们的命都是我的!”格莱厄姆放下枪口还在冒烟的火枪哈哈大笑道。

独眼的手下们都不敢吭声,他们知道他们跟着的是个什么样的人。

这时整个安妮海湾乌云密布,下起了瓢泼大雨

“你们给我记住,那个混蛋来的时候,全他娘的给我顶上去,一个都别想活着给我逃回来!”格莱厄姆在滂沱大雨中嘶吼道。

一道闪电划过黑暗的天空,白光霎时间映出士兵们麻木的面孔。

杰弗里站在海军总部的天台上,望着乌云密布的天空,潜意识中感觉到,将有大事件会在他眼前的这片大海上发生。

硫克执政官在同一天接到帝国情报部门的一条秘密消息,看完消息后,执政官迅速将信件烧毁,然后坐在皮质躺椅上,满是伤痕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弗朗西斯的船队冲破狂风暴雨的阻拦黑色单脚海鸥旗在大雨中烈烈作响。

萨克带着自己的金币迅速撤离出这片是非之地,临走之际,他差人向格雷厄姆发出末日即将来临的信号,得到消息的独裁者愤怒不已,一怒之下将派来的信使吊死在主舰的桅杆上,并且下令,所有战舰从海湾出发,迎接暴风雨的来临。

“爱德华,我知道是你,我等了你二十五年,今天你才找上门来,太让我失望了,而如今谁死谁生,可不是你能做主的。”格莱厄姆在狂风暴雨中低声说道。

格莱厄姆的几十艘重型战舰在伟大海域的边缘展开了防守的阵势,他们与安妮海湾不足百海里,等待着弗朗西斯的战火袭来。

不久,来自安妮海湾的一名航海者在主舰的瞭望台上看见远处一片黑压压的巨兽压着海浪缓缓袭来,船员揉了揉眼睛,又用望远镜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没错,他们的敌人正在向他们袭来。

“我的天啊,我们要面对的是什么啊!”船员惊呼道。

“他们来了!伙计们!”格莱厄姆在狂风中哈哈大笑。

暴雨夹杂的闪电刺透了整个大海,大海用成倍的愤怒报复着黝黑的天空,探出灰白的巨浪击穿了乌云的脊梁。

双方开始海上真正的较量,火炮在发泄着怒火,船首像决斗中的根根巨矛互相穿刺着,航海者的怒吼和惨叫掩盖着轰轰雷声,数以百计的战舰在暴雨中绞杀着,坐在主舰的格莱厄姆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船,自己的人在敌人成倍的炮火下纷纷沉入海底,他开始按耐不住复杂的心情。

“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给我上,给我上啊!!”格莱厄姆怒吼着。

他推开驾驶主舰的副手,亲自驾驶着这艘安妮海湾最大的战舰。他一手拿着雪茄,一手迅速的把弄着方向,巨大的战舰向混乱的战场飞快的奔去。

轰!他的战舰像一支箭一样狠狠地插入对方的一艘同样规模的战舰。顿时火光四起,两艘战舰的紧紧地镶在一起。

格莱厄姆丢掉抽到一半的雪茄,右手拔出腰间的弯刀,左手拿着镀金的火枪带着几百名杀气腾腾的战士冲向敌人的甲板。而站在甲板上的黑衣海员们也丝毫不畏惧,也同样的冲向格莱厄姆中校,

“哈哈,这兔崽子,临死前还是这么疯狂!”弗朗西斯放下手中的望远镜说道。

“父亲,只要几颗炮弹就能解决这狗崽子的命。”他身边的卷发青年说道。

“不用,那是小人的手法,老子今天要亲手宰了他。”弗朗西斯捋了捋散在帽子外的白发,说道。

一艘飘扬着单脚海鸥旗帜的巨型战舰从舰队群中驶出,海上的木板尸体被战舰碾的粉碎,这些残骸随着战舰又流入了战场的中央。

又是轰的一声,单脚海鸥也撞向中心的受伤战舰。

年迈的弗朗西斯拔出弯刀,带着自己的儿子冲向了混乱的人群。

弗朗西斯一眼就认出了人群中疯狂砍杀的格莱厄姆,一把弯刀高高举起,又狠狠劈向面前的敌人,熟练地刀法如同深海的鲨鱼一般在人群中赤红着眼睛撕咬着猎物。

”来吧,老伙计。“弗朗西斯一瘸一拐的走进入血海之中。

格莱厄姆砍刀一个黑衣海员后,看见离自己不远的的弗朗西斯,顿时他唯一的瞳孔迅速放大。

”爱德华,果然是你!“格莱厄姆仰着头哈哈大笑,然后丢下火枪,中校迅速提着刀冲向了弗朗西斯。

”来吧,老伙计,来吧,老伙计。”弗朗西斯也提着刀,上校瘸着腿冲向了格莱厄姆。

顿时两人的钢刀狠狠对抗着,两个老家伙挥洒着全身的力量奉献给这次华美的演出,刀锋划过两人黑色的衣服,划过两人黝黑的肌肤,划过两人黑暗的灵魂,两个老熟人在二十五年后再次用生命搏斗,炮火在他们周围迸发着,丝毫都没有影响两人的战斗,像两只在海上求生的野兽一样,互相用钢刀撕扯对方年迈但有力的躯壳,这是一场关于宿命,关于恩怨的团聚,没有寒暄,没有废话,有的只是你死我活,钢刀博弈下的火花在黑暗的世界里显得格外耀眼。突然,一块被击飞的木板像两个人飞了过来,中校迅速的向后退却,然而上校并没有躲避,木板狠狠地砸向上校的后背,只看见红色的血液从伤口中喷涌而出,上校被木板压在甲板上,而中校的弯刀和右手飞入了大海之中。

中校捂着伤口,向后大步的退了几步,上校从木板下爬了起来,直挺挺的站着,望着中校,哈哈大笑起来。

“胆小的兔崽子,狗一样的人,怕了吧。”上校嘲笑道。

中校的眼睛惊恐地四处寻觅着,寻找着消失的右手。

突然,战船的甲板从两人脚下裂了开了,火焰从裂口中喷了出来,上校在隔着大火冷冷的看着中校,中校隔着大火畏惧的看着上校,中校的手下马上把格莱厄姆围了起来,掩护着逃回了自己残缺的主舰上,放下小船顶着大雨向安妮海岸的方向划去,弗朗西斯把被雨打湿的白色长发向后捋顺离开正在下沉的帆船,看着远处在风雨中摇曳的小船和众多敌人下沉着火的战船,站在船首,踉跄了几步,然后脸上露出了渗人的微笑。

一枚枚炮弹,在弗朗西斯舰队的后方疯狂的爆炸着。

雨夜

硫克在几位军官的陪同下秘密造访了帝国军官疗养院,他们来到疗养院最深处的房间,黑夜的寂静让开锁的声音听起来格外刺耳,房间的角落端坐着一个黑影。硫克一步一步的走近他,然后说道:“我来了,斯图尔特先生。”

“坐吧,小科里尼。”苍老的声音在角落里缓缓流出。

“是,斯图尔特先生。”硫克毕恭毕敬的回答道。

这个年迈的老人原本是硫克的父亲唐.科里尼最器重的部下,曾经很多次在炮火中救下公爵的性命,公爵把这个上校当做亲兄弟一样,在二十五年前的爆炸中,他徒手挖出公爵和他的儿子,并且在硫克昏迷的时候,他每时每刻守护着年轻的硫克。可是后来,斯图尔特上校在一次战争中亲手处决了临阵脱逃的军官,可是被处死军官的父亲是当时执政管理层保守派的官员,于是要找个理由要把斯图尔特处以绞刑,但是在硫克的请求下,只是剥夺了他的军衔,并且终生囚禁在帝国军官疗养院。

在硫克的军事政变后,立刻想到这位救命恩人,曾经无数次邀请他担任帝国海军指挥,可是已经是两鬓斑白的老人拒绝邀请,向硫克要求他要在在疗养院最黑暗的角落里度过余生。

“先生,我得到当年夺取父亲生命的那个上校的消息了,还有,他还活着。”硫克说道。

躲在角落里的老人站了起来,高大的身躯在黑暗中却显得那么无助。他的大脑中又回想起二十多年前那个在战争中不顾一切的疯子,和如同大哥一样和蔼的公爵。

“我就知道,爱德华没那么容易就死了,你想怎么做,我的孩子。”斯图尔特说道。

“斯图尔特先生,我想让您引导我如何击败他。”硫克说道。

“这不仅是你的仇恨,也是我的,执政官大人,我只有一个请求,我要亲手杀了他。”斯图尔特的眼睛放着怒火

“可是斯图尔特先生,您的身体。”琉克说道

“小科里尼,你知道,我已经是一个老人了,我已经沉没了二十年,认为一生就这样碌碌无为的逝去,可是此刻,我宁愿死在杀死爱德华的路上。”老上校铿锵有力的说道。

硫克印象中那个年轻时热血澎湃的海军上校又展现在他的眼前。

执政官答应了老上校的请求,于是老斯图尔特跟着离开了疗养院。

于是,斯图尔特又披上老式海军上校军服,带领着奥兹帝国第一舰队冒着大雨向着安妮海湾驶去,于是,这支沉睡快二十年多年的舰队找到了自己年迈的驾驭者。几天后,帝国舰队到达安妮海湾,而在他们面前的是已经将对手击的粉碎的弗朗西斯单脚海鸥舰队。

“开炮!”斯图尔特在暴雨中怒吼着,一发发炮弹在敌人后方炸裂,一时间一艘战舰燃起了熊熊大火,人的残肢和纬绳木屑炸的飞起。

弗朗西斯回头注视偷袭他的敌人,定睛一看,那是二十五年前的奥兹帝国的鲨鱼海军旗,两位年迈的对手又一次在威大海域上相遇了,于是弗朗西斯命令战舰群再一次展开进攻阵势,向着海军射向凶猛的炮火。

霎时间,双方火炮在大海上互相叫嚣着,站在各自主舰上的两个人都冷冷的看着眼前混乱的战场,所有生命在他们眼中的棋子,黑夜中,火光撕裂着黑暗,吼叫声打破雨夜的寂静,愤怒的大海在战争中咆哮着,黑色的浪花吞噬着下沉的帆船,然后吐出惨白的泡沫。在雪崩发生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老斯图尔特没有想到,沉寂了二十多年的爱德华竟然依旧如此凶猛,帝国的舰队丝毫不占一点便宜。于是他在战舰上拼命地嘶吼着,久违了的激情在他的眼睛中燃烧,本来他就是为战争而生的,无血不欢的野兽沉寂了许久,如今又迸发了出来,他便对着战场显现出本性。

“他妈的,冲着中间那个船,给我狠狠的打!

可是, 就在双方要进行决战的时刻,伟大海域可能觉得这一夜太混乱,原本只是愤怒的大海现在变得残暴起来,突然大浪滔天,阵势磅礴的双方舰队霎时间变得渺小的不堪一击,几百艘大小战舰在大海中像枯叶一样摇曳,在中间慢慢出现一个巨大的漩涡,将几艘战舰吸入自己虚无的咽喉之中。

“大海被我们激怒了。”弗朗西斯面对眼前的一切大笑道。

双方的指挥官全部下令自己的舰队迅速撤离,在这短暂的交锋中,斯图尔特觉得意犹未尽,被释放出来的野兽又被残暴的大海活生生的塞进了强壮的心脏,失落的他叹了一口气

弗朗西斯的舰队向大海深处缓缓驶去,弗朗西斯坐在瞭望台的木桶上,缓缓的点了一根卷烟,抽到一半,感到自己胸口猛地一颤,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格莱厄姆的几艘小船经过一天的摇摇晃晃,回到了安妮海湾,他远远地看见自己的手下们在海湾等待着他,他把裹在断腕处的头巾又再一次好好包扎了一遍,打算点上一支雪茄,但是他发现火柴已经被海水打湿。

不久,小船就在安妮海湾靠岸了,几个海员向他跑去,将他搀扶到岸上,他拿起旁边人的水壶,将里面的淡水狠狠地倒入自己干枯的喉咙,突然他感觉头后一阵剧痛,眼前一黑。

当他醒来后,他发现自己被绑在凳子上,四处一片黑暗。

一个身穿黑衣的男子慢慢向他走来,拎着一把椅子坐在他面前。

格莱厄姆晃了晃自己混乱的头颅,然后注视着这个男人,男人年龄不大,不算健壮,留着长发,长得白白净净,丝毫不像日夜在海上奔波的人。

“你是谁?”格莱厄姆沙哑的问道。

“爱德华.科法特,弗朗西斯的儿子”年轻人说道。

“你们真是大胆,敢来老子的地盘胡作非为。”格莱厄姆怒吼道。

年轻人蔑视的看了他一眼。

“我们本不想来的,可是有人带我们来,没办法喽。”年轻人回答道。

“谁?是谁敢背叛我?”格莱厄姆问道。

“哦,真想知道,好像就是那个叫萨科的情报贩子。”年轻人告诉了他。

“这个老混蛋,竟然背叛我。“格莱厄姆说道,此刻他的眼睛血红。

“不光是他,现在整个海湾都背叛你了。”

又是剧痛,格莱厄姆昏死过去。

爱德华是弗朗西斯在流浪的时候在自由海域的一个港口捡到的孩子,他的哥哥华莱士,那个卷发壮硕男子和他一样也是弗朗西斯的养子,从小到大,两个人都跟着弗朗西斯在大海上打拼,他们从一无所有,到最后成为自由海域的一方霸主,虽然两个人年纪轻轻,但是跟他们的父亲一样,是在血腥生活中拼杀到现在,爱德华得到父亲秘密交给他的关于安妮海湾的详细情报,于是爱德华在格莱厄姆迎战之后,秘密的带着自己的人潜入格莱厄姆的老巢之中,在海湾不远外的萨克早就已经被爱德华用重金收买,狡猾的萨克知道拒绝弗朗西斯的要求就是死路一条,再者说,为格莱厄姆工作已没什么油水可赚,于是萨克并没有像之前的承诺那样,帮助格莱厄姆镇守安妮海湾而是将成吨的炮弹射向安妮海湾,顿时间海湾内本来不多驻军被突然其来的变故搞得混乱起来,再加上潜入者的出其不意的袭击,最后,所有驻军向爱德华投降,前提就是饶过他们的性命,本来他们就不愿意跟着那个胡作非为的恶霸献出自己的生命。

不知过了多久,格莱厄姆再次醒了过来,他的胳膊被绑着,他站在海湾东方港口最高的石台上,面对着午后安详的大海,脸上露出不知所措的微笑,忽然他听见一阵声音从他身后飘过来。

“格莱厄姆先生,麻烦您在这里等待我父亲的到来吧。”

哈哈哈哈哈哈

格拉厄姆大笑道。

“老家伙,你终于报仇了,哈,如今,我们终于两不相欠了。“

突然一根麻绳绕过他的脖颈,然后又狠狠地勒住,然后被身后的爱德华一脚踹下石台。

格莱厄姆的双腿蹬了几下,在窒息中他看见了年轻时候的自己,看见了当背叛者时候的自己,看见了现在的自己,紧接着又看见了一片黑暗和一片空白。

再见,卑劣的叛徒。

叛徒的手下在港口看着中校的死亡,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突然一群身穿黑色航海服的人将火枪对向他们。

“你们说过,会放过我们的。”一个男人央求道。

“朋友,每个人的生命都掌握在自己手中,而不是别人。”爱德华从人群中走出,说道。

爱德华将手轻轻地挥了挥。一阵阵枪响。

这个心里满是伤痕的男人从管理层手中夺去了政权。

帝国的军队也默认这次政变的发生,硫克声称这次军事政变是为了帝国的未来和帝国军人的权利。

二十多年前。

奥兹帝国的第一皇家舰队的总指挥唐.科里尼公爵在本流士大战尾声的时候,受到了敌人自杀式的爆炸袭击,几个疯狂的美海士海军军官闯进了公爵所在的海军本部,莫名其妙的自我爆炸了,爆炸威力十分剧烈。最后,科里尼公爵在这次爆炸中不幸遇难。他年轻的儿子唐.流柯少校也在爆炸中受到了重伤。

黑色的体液伴着一条黑色的舌头奔向了天空。

他将老兵们聚集在一起,讲述了自己的计划,这些已经年近半百的老兵们,决定用自己的生命来拯救这个外强中干的国家。

在一次例行的管理层会议中,几百名老兵冲进了帝国执政厅,突如其来的变故让首都的驻军措手不及,很快,老兵们控制了整个执政厅,帝国的军队指挥官们早已经对这个贪婪的管理层痛恨至极,所以都没有插手政变,但是帝国执政管理层的守卫军却与硫克的老兵们展开了殊死抵抗,最后这些保守派的走狗们被身经百战的战士们包围,然而守卫军的指挥官派秘密的抓住了硫克的妻儿,并叫嚣着让他亲眼看着自己的亲人死去,硫克知道,政变不能有一刻的犹豫,但是面对自己心爱的爱丽丝和他年幼的儿子,他的灵魂还是受着拷问,他看着杀气腾腾的老兵们和帝国的未来。他下了影响终生的决定。

“父亲......父亲......”流克在担架上痛苦的*着。

皇家医院的医生连夜为他动了手术,术后,这个原本英俊勇敢的年轻人失去了一只眼睛,半边脸黑色的血液腐蚀成累累伤痕,左边的小臂也不翼而飞,褪下上衣,可以发现噩梦一样的伤痕橡树枝一样攀附着他残缺但依旧健壮的的身体。

可是他并不甘心,他私下里接触了很多对政府不满的军官和在本流士大大小小的航海者,所有事情都是亲力亲为,他不再相信任何人。他从基层军官的口中得知,政府对他们放出消息,他们的将军是因为贪污军款所以被流放了,然而他们发现,自从将军下台后,军人的待遇大不如从前。硫克知道这就是那些高贵的无赖们令人作恶的政治手段。他将父亲留给他的全部财产秘密赠送给父亲原本的老部下,一群久经战场的忠诚老兵,可是这些中年男人大多数都不满政府对军人的苛刻而选择退役,退役后的生活困苦,无所依靠。他们很怀念以前在皇家第一舰队服役的日子。

几年间,硫克过着相对安稳的生活,每天只是在办公室里批批文件,开一些无关是非的会议,虽然他的官职在管理层算是高层,但是除了薪资优厚外,他什么实权都没有。整个管理层对他放松警惕,认为他是一个胆小鬼。可是私下里他一直资助着数百个老兵,这个消息一直没人知道。

终于在他将军去世十年后,他觉得该是复仇的时候了。

出院后的流柯被安排到疗养院修养,并且在靠近大海的房间里每天望着遥远的海岸线。

可是,他还不到二十岁。

他常常望着窗外发呆,这一看就是两年,终于有一天他被调回帝国的首都,在执政管理层中担任了一个可有可无的职位,然而年纪轻轻的他并不希望这样度过余生,他希望像父亲一样靠自己打出一片天地。渐渐地他发现帝国的执政管理层只是一群物欲横流的家伙在背后操纵的贪婪组织,这些自恃高贵的皇家子弟为了自己贪欲在那个舞台上疯狂的表演着。有时,流柯恨不得用军舰上的火炮把这些人轰的连渣都不剩。

“冲上去。”硫克红着眼说道。

战士们向走狗发起最后的冲锋,而那些无耻之徒把屠刀挥向了爱丽丝和他们的儿子。

只用了一天,政变就成功结束了。

阅读混沌之海最新章节 请关注永恒小说网(www.4pan.net)

(快捷键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