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江山尽风流

第408章 回宫等待大婚

  • 作者:莫西凡
  • 类型:都市言情
  • 收录时间:07-12
  • 更新字数:7862

“是!”

林端在属下走后,立刻给白烨送去信,果然是有人在白端身上动手脚,该死的,不管是谁,一旦让他揪出来,定饶不了。

想想,一个一直闲置的院子,主人回来,怎么会那么平静?事反常太,必有妖啊。

“林将军,进去一男一女,暗处,还有几个行踪可疑之人,身着普通百姓的衣服,暂时还不知底细,正在调查。”

“给我盯紧了,但是不要太靠近,这周围,都布置好了吗?”

“布置好了!”

“恩,白府盯着白将军的人,一定要仔细,有任何异常,立刻来告诉我。那进去一男一女,最快时间调查来路。”

“将军,轿子备好了!”

“恩,先不去了,晚点再说。”话出口,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说,也不知道备轿子做什么了,总之,好像自己的意识不受控制了。

下人莫名其妙看了一眼,一旁有个家丁默默低下头,在白端离开之后也离开了,另一个人跟上看着直到看着白端进入书房。

“继续盯着,书房订好了,看看有没有人靠近。”林渊听着下人的汇报,越听越诡异,这究竟怎么回事?

不行,他的亲自去看看,刚走两步,把刚才那个家丁属下喊住,和自己对换了衣服,他这样去,太打眼了,怕会引起不必要的注意。

“你们在这里盯着,一定要盯好那一男一女,看看他们什么时候离开,去了哪里,我回来之后,要知道他们的来路。”

“是!”

这边院子里,墨非熏吹响骨笛之后,周围被墨东的人守的严严实实,一首曲子吹完,墨非熏放下骨笛,嘴皮动了动,像是在下达什么暗示。

一阵折腾之后,带上兜帽,系好风衣,出了屋子。

“盯好白端后面的动静,走。”她这次冒险出手,一时机会难得,二是不舍三洲六郡的盐田被这么毁了。

“小姐,我先送你回去。”墨东知道要盯着白端后续动作。

“不必了,你留下,记住,只要有一点动静,就不要冒险了,切断一切线索。”不管怎么样,不能让人查过来。”墨非熏摆了摆手,示意不必送了。

“知道了小结,回去小心。”

点了下头,不再说话,朝着外头走去,她已经对白端下了暗示,白端已经收了指示,这一两天肯定会有动作。

希望一切顺利,在白烨回来之前,把这一切都做完。

墨非熏自己一个人回到府上,暗中还是有人跟着的,刚到府上,就看到老秦在那等着,眉头动了动,老秦怎么会在这?

他不是去盯着烨王了吗?难道烨王回来了?

“秦叔?”

“小姐,我刚回来,正有事与你说。”老秦也有些纳闷,小姐一向很少出门,这是?

墨非熏不声色坐下,心里却奇怪。

“天寒地冻,秦叔一路辛苦了,坐下说吧。”

“小姐,我给送回来的信,你为何一封不回!皇都这几天可发生什么事没有?”老秦一脸急,哪还坐得下。

“信?什么信?皇都没事啊。”墨非熏刚坐下,又站了起来,这事不对劲啊,她一封信没收到,看老秦的脸色,应该是很急切的事。

信没收到,这就是出问题了,老秦脸色一白。

“我跟着白烨出城,到了紫久山附近,就没了对方的踪迹,后面,我就给城里送了信,让小姐暂时不要有任何动作,注意城里动静,我带着继续去找了,但是找了几天,一无所获,中间又送了两封信回来,想要知道城里的情况,决定是回来,还是继续找,一直等不到小结的消息,就赶回来了。”

白烨这次出城,绝不是什么准备婚事,一定是有大事,所以,他急着想去找到,可是,城里没消息来,他以为城里出了事。

“我没有接到任何信,秦叔,出事了。”一屁股跌坐在椅子上,她去白端那边是不是也不应该?这里面有没有联系?

“没接到?小姐,墨东呢?”不可能啊,一封都没有,小姐说得对,出问题了,必须立刻做出应对之策。

“墨东!不好,老秦,让人给墨东送信,让他立刻厉害...不,等等,来不及了,可能已经被盯上了,老秦安排一下,允儿那边,不要再有任何联系。墨隐全部撤出城去,快,所有动作都停下。”

千忍,万忍,最后还是没忍住,在这紧要关头,还是出事了,老秦让人送的信,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失踪,既然有人顶上老秦了,那就意味着,可能也有人盯着自己了...就算之前可能不知道,老秦现在在这,也应该让人知道了。

一步错,步步错。

本来,她就为了怕抓一个抓一窝,所以,老秦这条线一直是单独的,只有必要的时候,才会跟她联系,平时都是墨东去传递消息,如果只是发现老秦,也牵连不到她这里。

可现在...

“小姐,你刚才去哪里了?墨东到底做什么去了?”老秦被吓到了,不到万不得已,小结绝不会说切断与公子的联系。

“我启动了白端这步棋,秦书,我这可能也暴露了,但是,对方应该还不知道底细,赶紧安排一下,在对方还没准备的时候离开离开,等这事平息过后,再回来。”墨非熏反应很快,她已经大概想到了现在的情况。

白端有异常,他夫人应该是知道的,具体异常到什么地步,她的人回来也没说清楚,所以她当时还是大意了,纵然国婚那琉璃去帮忙没什么不对,可不该这么一去几天不回府才对。

还是带着孩子去的,往常,白端对那孩子是极为宠爱的,这一次竟然一去几天没动静,该死,那蛊虫的反应一定很大,琉璃不是去帮忙,是去躲着白端的。

她怎么就没去想,这阵子,是自己松懈了。

那个杜夫人,是多精明的一个人...她们在墨府都清楚的,一定是发现了什么。

“快去!”

“那墨东那边...”

“若是真有问题,他自己会想办法脱身,若是被发现了,现在派人过去,简直是自寻死路,不管了,尽快去安排。”

“是,那小姐也准备一下,尽快离开这吧。”小公主有那位罩着,应该没问题,再说,小公子什么都不知道,从求学到现在,几乎与这里断了联系,应该不会被发现。

现在,他只是朝中大员的心爱小弟子。

他应该是最近才被盯上的,否则早就有动静了,不会等到现在。

“我不离开,没事,只要你们都离开了,没有任何线索,我不过是一个深宅寡居的妇人罢了。”

墨非熏想的很明白,除了在白端事情上,她并没有任何把柄或者什么的可以让人拿捏,所以,她不惧。

而白端哪里,那蛊虫,义父当时说过了,那蛊虫,除了巫族的人,没人能发现,而巫族的人,这世上已经没了。

老秦虽然有些担心,但是,如果小姐这时候离开,就等于完全暴露了,罢了,他先去安排其他人撤离,其他的等到时候再说吧。

此时被蛊虫驱使的白端,表面一切正常,只是眼眸深处,有点灰色,出了书房之后,直接去了衙门,之前说去接人的事,好像完全没发生一样。

林渊就在府上,看着人出了书房,不动声色观察,难怪一直以来,发现不了,这么看着,根本没有什么异常的。

若非细微处留意...

不行,他的跟上,看看到底怎么回事,刚才端究竟怎么了,他一个人去书房又做了什么?

下面的人跟他说,那一男一女,女的走了,男的没出来,但是没有与端有任何接触啊,这事,处处透着古怪。

玄凌醒了,只是背部的伤实在是有些渗人,尽管生机泉有用,也不可能真的恢复如初,原先露在外面的白骨,已经生了新肉,这已经不错了,加上天机的药,看着还是坑坑洼洼,好歹,没有之前那么吓人。

已经出来这么久,他们绝不能耽搁了,所以在玄凌情况稍微好转的时候,就返程了,天机带了天机泉的水配的药,只要坚持涂抹,暗示服药,半年之年,应该能恢复的差不多。

但是...伤疤还是无法完全去除,多多少少,会留下一些印记,不过,玄凌也不是在乎这个的。

再说,在背部,也看不到,自己对镜看着,也不觉得膈应就行了。

可是白烨心疼啊,看着那伤,心疼的厉害。

但是,活着就好啊!

“怎么,看你一声不吭,皇都出了什么事?”

“不是皇都,是白端。”

“白端?”

马车内,玄凌一脸疑惑,她离开这段日子,可是发生了什么事?

“没错,玄凌,还记得当初琉璃和白端婚事吗?”白烨叹了口气,与她之间,没什么不能说的。

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这里还有什么事吗?

“但是,琉璃被人下了药...所以,这婚事就这么定下来了,但对琉璃来说,也不是什么不好的归宿吧,毕竟,端对琉璃,明眼人都能看出来。”

玄凌轻轻侧靠在软垫上,眼睛微微一睁,还有这种事,难怪了,难怪当初办的这么急,她到是没往这放慢想。

“对琉璃动手,白端干好出现,这么巧,这一步棋唯一的疑惑便是,为了什么?”

“当时我就让人去查了,但是,一点线索都没留下,很干净,那两个丫头死的干干净净,隔了这么久,终于再次动手了,咱们的加快点速度了。”

明白了,皇都有一场大戏在等着他们。

“加快速度没事,我没事,伤都好了,只要小心点,没事的。”

“嗯,婚事也该准备的差不多了,还有几天了,是的急着赶回去。”白端话锋一边,转移话题。

这么多事都经历过来了,天下一统,江山大定,不管是什么牛鬼蛇神,什么目的,再他们看来,都会迎刃而解。

也影响不到大局了。

原九黎的人,林渊拿到资料的时候,看了看没说话,这两天端频频对三洲六郡的事动手脚,藏粮的风波已经过去,如今粮食已经被幻海波给清出来运往北上了,有了这些粮食,北地今年这个寒冬,应该能熬过去。

这事既然过去了,端为什么自己还要玩里面钻,说明什么?端不是个糊涂的人,这也不像他做的事,直觉告诉林渊,端的变化,和那莫名出现的一男一女有关,现在,两人虽然不在一起,但都在他的视线之内。

跟上老秦的人,并不是林渊或者白烨的人,而是宦海波,因为那次在路上碰到的那个小孩,让他无意间发现,这个皇都,还有许多有趣的人,明明一家子都是普通百姓,却很少与周围的百姓有过多的往来,深居简出。

这也没什么不对,可是,一点市井气息都没有,一点烟火味都没有,这就有些匪夷所思了。

他并没有打草惊蛇,终于,让他挖出来城里还有这么一群人,只是,这群人到底是什么人,他暂时不知道。

唯一可以肯定的,与陛下和烨王绝么关系,正想深查,发现这些人出城了,他又要在折腾粮食的事,他的人来报,他也没工夫再去深查,只好让人跟着,后来才知道,这些人要盯的是烨王。

可惜,他们似乎没盯上,往皇城送了几次信,他的人把信都截住了,事关烨王,怕有事,没有大胆让信送出去顺藤摸瓜。

已经快到北地的宦海波想过之后,最终还是决定让他的人将信和知道的事,以他的名誉将消息送入宫中那位老先生手中。

因为,宫里的陛下不是陛下,而烨王又不在城中,他也只能这么做,自己又在忙,鞭长莫及,希望,皇都一切都安顺吧。

这天下,安定不易。

听闻,过几天,他们就要大婚了,一定盛况空前吧。

还有三天,还有三天就要大婚了,玄凌他们也已经到了皇都不远的地方了。

宫中,老常收到宦海波的东西,突然对这个人难以评价了,只能感叹,陛下用人,用对了。

是冒着风险的,如今看来,到是不用担心了。

“老常,烨王就该回来了吧,陛下是不是也该回来了?”一直安安静静办事的雨轩,突然来这么一句,把老常着实吓了一跳。

这小子,太精了,什么都瞒不过他,没错,现在陛下应该在快到了,也没必要瞒了,“知道陛下不在宫里,怎么一直不问?你小子,到是能忍。”这要是晨曦和飘零那两个小子,早就炸锅了。

这小子,沉稳多了,再加上这几年的历练,已经成熟了。

“陛下既然这时候选择出宫,必有必须出去的理由,所以,无需多问,我只需要做好分内之事,等待陛下回来即可,老常,瞧你这笑,怕是今天陛下就该回来了吧。”

这小子,什么都猜到了,他才收到的信,还没捂热乎呢,本来,宦海波的事,索性等陛下回来一起解决吧。

终于要回来了,陛下回来,也说明没事了,虚惊一场,他就说了,陛下洪福齐天。

“知道了还发什么呆,快去古老那看看,都准备的怎么样了,这可是国婚,虽然说节俭节俭,但是该花的,的花!不该省的不能省。”

“是,是,老先生说的极是,我这就去古老那看看,还有什么没预备好的,帮着预备着,三天后,保证让婚礼如期举行,不光是婚礼,还有开国大典,普天同庆!”

雨轩微笑看着老常,最近,老先生都忙的像个陀螺了,等陛下回来,他的和陛下说说了,老先生老了,等陛下大婚之后,朝堂一切步入正轨,该让老先生休息了。

“快去吧。”老常捏着胡子,笑的合不拢嘴,至于那些苍蝇,如今大局已定,他们也翻不出什么浪花来,该学着放宽心,一切向好看。

“老常,陛下他们真的要回来了?”帝简拉着老常的手,异常兴奋,太好了,终于回来了。

尤其是景枝,天啊,这些天,这身龙袍,对她来说就是无形的折磨啊,陛下,总算回来了,她终于可以大口喘气了。

没错,终于回来了,一辆马车,缓缓从宫门驶入,消息很快传开,烨王回来了,给陛下请来了一位神医。

这大病一场,突然好起来,总要有个什么说头,不管别人怎么怀疑,总之,陛下好起来了,都说是喜气。

虽然看着有些虚弱,脸色也有些苍白,但是,陛下开朝了,开始上朝听政了,不再是隔着一个帘子,看着烨王将人扶出来,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陛下总算好转了,最近,这皇都,什么说法都有,如今陛下好转,这些谣传就不攻自破了。

“诸位爱卿,近来,朕身体不适,让诸位爱卿担忧了,各部政务有条不紊,所有的事都没耽搁,朕深感欣慰,也辛苦大家了,马上,年节将至,这是咱们玄烨帝国的第一个年,咱们定要过的热热闹闹的,所以,朕打算,请大家喝顿喜酒暖暖胃。”

听的这一席话,大殿上一片欢笑之声,顿时热闹非凡。

这喜酒,怎能不喝?陛下到底是陛下,这等事,张口就来,也是,这两人的婚事,还真的只能天作之合了,一切,都是天意了。

终于在大婚前露了面,武将们听说陛下好了,上朝了,那一家焦躁不易的情绪,总算是得道暂时的缓解了。

很快,一道道恩封的旨意从宫中传出去,原来,陛下不是故意不恩封,是真的因为身体原因,迟迟不封,这才好转一点,就想着他们。

谁说的什么飞鸟尽良弓藏,鬼扯。

虽然有些人的官封有些不尽如人意,可并不是自己一人如此,加上陛下大病初愈,恐怕也是思虑不到。

再加上这段时间,他们被晾了这么久,最开始从战场带下来的那股子劲已经被散了很多。

恩封就在这样一片平和中结束了。

“盯上了吗??”看过宦海波留的东西和林渊的汇报,白烨已经知道大概是怎么回事了。

“放心吧,帝色那丫头,对墨隐有特殊情结,给她一点线索,她绝对会刨根的,只是,白端那边,烨,别大意了,如果真是他们,还是小心些,去看看吧。”没有接触,但是白端却有了不寻常的举动。

回来的路上,他们两一直在想对方再白端身上下功夫的原因,无外乎几点,一是利用白端和烨的关系,让白端能轻易对他们不利,二是白端如今在朝中地位,以此牟利。

但是,白端也不是一般的人,威逼利诱这些肯定是没用的,那就只有一条路,邪魔外道。

“你是说,控制!”

“没错,去看看,或者,将人喊过来吧。”玄凌撑着头,回来,就忙着将这些急需处理的事处理好,没怎么休息,有些疲惫。

“先让琉璃进一趟宫吧,我娘说,琉璃之前说白端的情况不对,咱们先听听。”

白烨脸上没什么表情,也没多说什么,但是心里明摆着,不管出于什么目的,将手伸到他视同亲人的白端身上,就该死。

“那个小孩子,暂时别管,毕竟,这么大一点,能知道什么?至于西老先生,如果,没有牵涉其中,只是被人利用,就别点破了吧。”

“我知道,别操心了,休息会,这些事,交给我,后天就是婚礼,有的累,眯会。”

“好!”

有人可以靠,女人,有时候,是可以学着让自己偷偷懒的。

突然间,耳边传来一阵细长细长的笛声,刺透耳膜,这笛声,好像再哪里听过,没有去抵抗,在听到的瞬间,就忍不住去细听,好像这声音对他来说,有一种莫名的吸引力。

“怎么回事?”感觉心口突突的,额头太阳穴也跳动的厉害,心慌的很,捂着胸口,听着那声音,慢慢朝着书房移动,他也不知道去那里做什么,但是就往前面走。

年节只剩六天了,宫里终于放出话来,陛下和烨王的大婚之日,就定在年节的钱一天。

这下,有个准信了,各家都开始忙起来,这陛下和烨王的喜事,虽然够不上他们什么事,可是,这是国婚啊,这热闹总可以凑上一凑。

“还有五天,烨王近两天一定会回来,墨东,准备一下,我出去一趟。”又观察了这么几天,白端那边没有任何动静,墨非熏这才放下心来,也忍不住了,再要忍下去,就错过最佳时机了。

“将军!”

“去准备娇子,接夫人和公子回来。”

她再不动手,林渊都要怀疑,白端这背后,到底是不是有这么些人了,好在,她终于动了。

墨东早就等不及了,这白端府上,他盯得紧紧的,不会有什么问题才对,一点任何异样的动静都没有。

白端这几天稳定下来,恍恍惚惚的,总感觉自己之前好像做了什么,妻子和儿子都不在府上,他知道是去烨王府上帮忙了,但是有些不对劲,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劲,总之,奇奇怪怪的。

去了这好几天了,差不多也该接回来了吧,他有点想孩子和夫人了。

“来人!”

“走吧!”披上风衣,墨非熏跟着墨东出门了,这蛊虫的控制,不能太远,那只骨笛能控制的范围,最远距离就是白府的旁边两栋房子。

那里早就被墨非熏买下来了,为的就是以后方便控制白端。

在白府周围,所有的情况白烨早就让人盯着了,只是,一直以来没有任何动静,这一,墨非熏一动,林渊立刻就收到了消息。

“是!”家丁刚转身要去,白端又招了招手,“准备好娇子就行了,我自己过去一趟。”

看看他们家小虎头,这么些天没见爹爹,想不想爹爹,这大婚就差几天了,烨也该回来了吧。

一边想着,一边抬脚要出去。

阅读江山尽风流最新章节 请关注永恒小说网(www.4pan.net)

(快捷键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