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九叔师侄石少坚

080徒弟闯祸师兜底

  • 作者:黑白铁
  • 类型:其他类型
  • 收录时间:06-25
  • 更新字数:4694

九叔用手盖住冥纸清单不让他看,接下来要写的东西不能让别人知道,于是编了个借口支开秋生:“这些纸太皱了,拿些新的来,一起烧给下面。”

“不皱啊。”

“就你废话多,去拿七七四十九张样本来。”

“哦。”

九叔提笔在冥纸清单上写字,漂亮的小楷看起来赏心悦目,极有功力。事实上,这个年代识文断字,上过几年学的人都会写毛笔字,都还写的不错。像九叔他们这种捉鬼降妖的道士,经常用符笔画符,很多符箓的符文里有字,写的多了法就练出来了。而且写的不好看会遭人怀疑和鄙视,为了保住饭碗,大家拼了命练字,哪怕是最为跳脱的四目道人也能写一手豪迈的狂草,心情好的时候草到你变成文盲。

他一边写一边念道:“经由特许主印人,以签名为证,以辨真伪,若有伪造,即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以此为戒,以儆效尤……”

“师父,数好了,七七四十九张。”秋生一下子扑过来,偷看九叔写了些什么。

秋生托着下巴发呆,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咸鱼样。

九叔无奈的摇了摇头,“对了,文才去哪儿了,一晚上都没看到人。”

“戏院占位子去了。”

九叔脸色微变,“占什么位子啊,今晚的戏是唱给鬼听的嘛,尽给我惹事。”

二人匆匆赶来戏院,而文才却毫不知情,一边啃甘蔗,一边东张西望:“戏都开锣了,怎么一个人都没来,早知道不来占位子了。”

戏台上的角儿不停给他使眼色,尽数被文才无视了,嘴里还大声喝彩。台上的角儿一脸绝望,完全放弃了拯救文才,尽情为鬼唱大戏。

“师父,你骗人,哪有鬼啊?”秋生掀开帘子张望,戏院里除了文才就没有别人了。

“没开天眼当然什么都看不到了。”

九叔将两片柚叶贴在秋生眉毛上,为他开了天眼,秋生再行看去,顿时头皮发麻。只见文才身边站满了无主孤魂,细细数去不下二百之数,幸好有鬼差在后面看守,这些无主孤魂不敢乱来,否则非把文才吸成人干不可。

接下来跟电影剧情一样,九叔以红绳系秋生的手腕,让他过去把文才带过来,哪成想秋生死性不改,竟被女鬼小丽蛊惑,用符镇住鬼差,导致数百无主孤魂逃之夭夭。

闯了祸也不补救,反而跟着小丽跑出戏院。可怜九叔出手帮他们擦屁股,然而一个人能力有限,顾得了头,顾不了脚,还是让大部分无主孤魂给逃掉了,他站在空荡荡的戏院中备显凄凉。

秋生、文才与女鬼小丽分开,有说有笑的回来,一点也没有意识到数百无主孤魂逃走会造成的后果。

推开门,四个鬼差连同九叔齐刷刷看向他们,秋生、文才笑不出来了。

九叔吃泥说鬼话,与鬼差讨价还价,答应了一系列的不平等条件才把事情压下。

鬼差离开,秋生、文才赶忙走到九叔身边,文才自知闯了祸,一个劲儿奉承道:“师父,你真厉害,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师父,鬼话怎么说啊?”秋生好奇的问道。

九叔端起一盘泥球,说道:“吃这个就行了,一流啊。”

秋生、文才不知道盘子里的是泥,争先恐后抓起来就塞嘴里嚼,秋生问道:“师父,这是什么啊?”

“泥,鬼吃泥,没听说过?”

“啊呸。”

“干你娘。”

“你说什么?”九叔眼里有杀气。

“师父,文才骂你。”

“哼,你们两个兔崽子捅了这么大的篓子,看我怎么收拾你们,还不过来。”

“干嘛?”

“请帮手啊。”

“没事干,无聊啊,师兄也不知道去哪儿了。”

九叔倒了杯茶,悠悠说道:“少坚修为突破到法师境,而且有志成为开堂法师,以大师兄的性格八成是带他出去修炼了,你不用瞎操心,还是操心操心自己吧。这么多年了,你们一点长进都没有,把我的脸都丢尽了。”

中国民间传说,七月是鬼月,七月十五是鬼节,也是鬼门关大开的日子。

那些无主孤魂就会在这日子被鬼差押解着上来领取阳间的布施。一般的风俗都会在这天放水灯,烧纸衣或放水布,请高僧念经,超度亡魂早日脱难。

作为地府银行大班,从七月开始九叔就要印冥币,烧给地府的无主孤魂,还要照鬼差的吩咐请戏班来唱大戏,事情千头万绪。两个徒弟不帮忙也就算了,还时不时给你添乱,九叔身心俱疲,已经好了的伤又感觉隐隐复发。

俗话说,姜是老的辣,九叔踢了根木棍在秋生落脚处,秋生脚下一滑便坐在了地上,屁股疼的半死。

九叔站在二楼露台说:“阿娇阿娇的喊着好听啊,我警告你,你要是告诉其他人,我饶不了你。行啦,赶紧收拾收拾,把冥币烧掉。”

他突然有点想念石少坚了,这兔崽子不知跑哪儿去了,一点口信也没有留下,亏他大半夜的巴巴上门拜访,结果吃了个闭门羹。等这个兔崽子回来一定要好好收拾他,太不把他这个师叔放在眼里了。

紧赶慢赶,终于在七月十五这晚完成了地府交办的印刷任务,只要在冥纸清单上签名,今年的鬼节就算过去了。

“快去。”望着秋生走开,九叔提笔继续写:“主印人林凤娇!”

刚写完,秋生突然出现,笑嘻嘻的说:“哦,原来你的真名叫林凤娇啊,名字真好听,阿娇,阿娇。”

这个名字过于女性化,九叔一直不愿意提起,在人前介绍自己也只说叫“林九”,秋生阿娇阿娇的喊,顿时惹怒了九叔。他站起来作势要打秋生,秋生属泥鳅的,滑溜得紧,轻松躲开,一下从二楼跳下。

“哇,五千两,去年不是才印四千两吗?”秋生裁剪好一张冥币,看到面值顿时惊讶了。

九叔拿起毛笔点上墨,回道:“阳间物价上涨,阴间肯定要跟着涨。”

秋生打趣道:“你没有人情味,鬼情味倒是挺浓,难怪地府请你当银行大班印冥币。”

这回秋生老实了,捡起散落在地的冥纸放进院中火盆,运起法力施展御火术,砰的一声,冥纸燃烧大火。

事了拂衣去,秋生回到堂屋,一脸无聊的神情,“师父,今天还印吗?”

“不印了。”

阅读九叔师侄石少坚最新章节 请关注永恒小说网(www.4pan.net)

(快捷键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