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从1983开始

第八十八章 喝酒

  • 作者:睡觉会变白
  • 类型:都市言情
  • 收录时间:07-03
  • 更新字数:2957

故事发生在一个虚构的城市——南州市,时间是1976年,粉碎四人帮之前。

主人公叫周志明,是公安局侦查处的便衣警察。

“那就谢谢了,来!”

他拿起酒瓶,倒了三个半碗,碰了碰,深抿一口。

冯裤子放下碗,呵出一口气,慢吞吞道:“上次来呢,实属冒昧,没谈尽兴。现在组也建了,岗位也划分了,我们俩是专程请教,这《便衣警察》到底怎么个想法?”

“请教不敢,就是一起交流。原著二位都看了吧,您先说说怎么个想法?”许非笑道。

《便衣警察》四十万字左右,拿今天的网文阅读效率,几小时就看完了。

冯裤子挠挠下巴,夹了口菜,“周志明这个人物区别于以往的警察形象,身上有种悲剧色彩,我们现在看是含冤,但当时并不一定,所以有意思的地方就是不同时代的政治视角。那个,我画了点东西,您给掌掌眼。”

他从公文包里翻出几张画稿,许非一看就乐了。

那是几张人物构图,色调蓝色带点黑色,好像天将黑未黑,或者将亮未亮的感觉——特么就是许非画的翻版。

冯裤子一点不脸红,道:“灵感也是跟您学的,这部作品的基调,我想弄成偏暗一点,偏冷一些,比较能体现周志明的那种孤独绝望。”

“想法不错,但忽略了一个问题。”

许非瞅了瞅,“我们现在的电视机多为黑白,尺寸又小,本来就看不清楚,你再弄成暗色调的,那基本两眼一抹黑,你让老百姓怎么喜欢?”

“诶,对!”

赵宝钢一拍桌子,“这点没想到!”

“……”

冯裤子眨巴半天,点点头,“确实没想到,受教了。”

前面就说,京圈这帮人,结交归结交,但心里得有个数。许非现在瞧着,赵宝钢虽然也有心眼,但比这位强不少,这货跟老马一个德性,蔫蔫的就把人坑了。

“那依你之见,这剧该怎么做?”他又问。

“现实主义题材首重生活化,真实性。美术工作要不着痕迹,隐于其中,一旦让人觉得,‘哎哟,这布景不错啊。’那坏了,你弄的东西超过整体风格了。”

许非说七分留三分,不怕被他学去,自己肚子里的存货自己清楚。

“不过你这个冷色调想法,其实也可以,比如在某些特定情节,反而有烘托气氛的效果。

说实在的,我们在这讨论没啥大用。我们归根结底是配合导演工作,等过几天见了导演,她把调子定下来,我们再具体研究怎么弄。”

“嗯,是这个理儿,见了导演再说。”

冯裤子抿了口酒,伸手又拍拍赵宝钢,笑道:“你这次肯定能成,林导把你当儿子疼,不能委屈了你。”

“嗨,八字没一撇呢!”

赵宝钢嘴上说,脸上却带着几分得意和期待。

他给许非倒了点酒,诚心诚意道:“之前没怎么觉着,今儿近边一听,话说的太透。你是个有本事的,我这么大岁数白活了。”

“可别夸我,无非看的书多。你看那台里阅览室多好啊,那么多内部资料都是宝贝,可惜大家不重视。”

许非跟他碰了碰。

“呵呵,古人是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你这叫谈笑一鸿儒,往来尽白丁,要是不嫌弃,以后得常来拜访。”

冯裤子就这样,把你拍舒服了,本事也学去了。

仨人吃吃喝喝,酒喝开,话也多了。

“我以前在厂里翻砂,我那班三十多人,走的时候还剩十几个。我那会最大的愿望,就是别工伤,别工伤,一旦受伤,这辈子就完了。”

赵宝钢脸通红,情绪上头,“我这人就是没脸没皮,去《四世同堂》试镜的时候,当时林导演问我,你想演谁啊?我合计装个蒜吧,说我演谁都能演好。

结果后来才知道,陈保国就在我前边儿,人家都没敢说这话,我说了,臊得慌。”

陈保国已经是名演员,1983年凭借《赤橙黄绿青蓝紫》,拿下首届金鹰奖最佳男演员奖。

“我在这,在这干了两年剧务,谁特么爱端茶倒水伺候人啊……”

赵宝钢愈发上头,带了点哭腔,“咱们文化低,没本事,就得干这个。但没关系,我能学,迟早能等着机会。”

“等着机会你想干什么?”许非看着这位热血青年问。

“本来想当演员,现在觉着不是这块料,我觉得导演挺好的,哎,我还有个本,全是自己写的心得……”

他迷迷瞪瞪的,一把抢过冯裤子的包,在里面掏啊掏,掏了半天还纳闷,“哎我本儿呢,我本儿呢?”

“行了,别特么丢人现眼!”冯裤子搂了下他脑袋。

“艹,你打我干几把?”这就开始骂上了。

“来来来,喝酒喝酒。”

许非可不想砸了自己房子,又给满上,赵宝钢重新坐下,跟没事人一样。

“来,干!”

“干!”

(还有……友情推书,《百亿富豪的退休生活》)

还有四五运动,嗯,就不多讲了。

“啧,要我说吧……”

自从许非穿过来就发现,好像认识的每个老爷们都会做饭,除了自己老爹。

赵宝钢把厨房剩的几根菜拾掇拾掇,竟摆出四个碟子来,有模有样的。

三人坐在里屋,围着小桌子,火炉上烧着水,外面细雪飘漫,冬夜萧索,倒有几分“红泥小火炉,能饮一杯无”的雅兴。

他一是为了保护俩人,二是觉得悼念活动没有错,便故意将胶卷曝光。之后又为了不连累那名同事,主动向领导承认自己的行为。

于是周志明被打成了现行反革命,判刑十五年投入监狱。接着,他唯一的亲人父亲也含恨去世。

赵宝钢可是听骆玉笙先生唱“重整山河”都能听哭的人,搓了搓手,笑得五官挤成一团,“我现在才发现住院子好啊,住楼房哪有这派头?”

“楼房有楼房的便利,起码厕所能冲水,也不用垒灶。”许非道。

南州市公安局抓了一个叫徐邦呈的湾湾特务,徐邦呈谎称要在边境接应一支小分队入境。于是军代表甘副局长亲自带队前往边境,结果徐邦呈趁机逃跑,周志明在追逐中将其击毙,线索中断,他真实目的也无从得知。

后来就到了四五运动,南州市出现了许多悼念传单,其中有批评中央的内容,军代表将其列为反革命事件。

在一次执勤中,另一名便衣用照相机给两个邮寄传单的人拍了照。周志明发现其中一个是女友施肖萌的姐姐施季虹,另一个是自己的童年伙伴安成。

“哎,我听说这片要建供气站了,到时候弄罐液化气,比你烧煤球强。”冯裤子道。

“那煤气本不好弄吧?”

“没事,我有个哥们正好干这个,我去联系联系。”赵宝钢拍着胸脯。

后来四人帮粉碎,周志明平反归队,经过一系列故事,终于抓到了潜伏在南州市的另一名特务,与施肖萌也终成眷属。

这部带有鲜明的时代印记,很多情节都是前些年发生过的。比如南州市公安局,很明显就是京城公安局。

动乱时期,京城公安局由军方接管,所以才有“军代表”这么一个特色人物。

阅读从1983开始最新章节 请关注永恒小说网(www.4pan.net)

(快捷键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