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藏剑江南

第三百八十二章 月下

  • 作者:劫然一身
  • 类型:玄幻魔法
  • 收录时间:08-16
  • 更新字数:3510

颜丹晕被薛冬亦抢白的哑口无言,当下惊慌道:“可他现在已经失去了修为...”

薛冬亦笑笑道:“是不是失去修为,一试便之。”

薛冬亦摇摇头道:“这次四派论道有叶桃主和孟克之,还有白舒那臭小子,我只希望不要输得太惨就好。”

薛冬亦这番话说完,不仅是颜丹晕,就连白舒也愣住了,白舒都没有想到,原来薛冬亦一直把自己放在叶桃凌孟克之之辈的高度,当做一个劲敌来看待。

颜丹晕当下不屑道:“白舒他哪里是你的对手,要不是去年有叶桃凌护着他...”

薛冬亦挥手打断了颜丹晕的话,他沉声道:“若你对上白舒,你没有丝毫胜算,你信不信?”

趁着颜丹晕发愣的功夫,薛冬亦又继续说道:“他希微境界就能和破虚上境的我一较高下,甚至把我逼到山穷水尽,你说如果这一次白舒他破虚了,会怎么样?”

良久之后,白舒终于缓缓开口道:“别哭了,人都走的没影儿了。”

颜丹晕顿时警觉起来,猛的站起身,长袖鼓动,眼角还飙着晶莹的泪水,在月色下煞是惹人怜爱。

“白舒,你怎么在这里?”颜丹晕并没有放松警惕,反而恶狠狠的盯着白舒,一副吃人的架势。

白舒无可奈何的耸耸肩,他总不好说自己一直藏在这里偷听,在偷听之前自己在同样的位置,也哭了一个稀里哗啦的吧。

当下白舒耍起了无赖,说道:“我来这里散步,远远的看见你和薛冬亦在说些什么,然后你就蹲在地上哭了,我刚才问薛冬亦,他也不说。”

白舒指了指薛冬亦离开的方向,一脸的无辜,紧接着颜丹晕的脸上也写满了一丝疑惑,她完全不确定白舒是什么时候来的,是从那个方向来的。

白舒见颜丹晕的神色,就知道自己搬弄是非的本是不差,当下心也安了大半,好言相劝道:“这薛冬亦可并非魔宗中的善类,与他接触,还是要带着几分小心。”

白舒本是好心好意,谁想颜丹晕脸色登时就沉了下来,她用一种极其厌恶的眼神望着白舒,半响才道:“薛公子适才说你是和叶桃凌孟克之同级别的高手,对你钦佩不已,而你在人后却只会说人家的坏话,实在不是男子汉大丈夫所谓,愧对你太虚弟子的身份。”

白舒抬眸望着颜丹晕,眼中杀意纵横,缓缓开口说道:“难道你在四派论道之时不帮着自己门人说话,反而在生死当前的情况下,帮着外人,就不愧对太虚弟子的身份了?”

颜丹晕一时哑口,白舒却不依不饶道:“难道你在薛冬亦面前说我肯定不是他的对手,话中尽是鄙夷,就是君子所为了?”

这话一出口白舒就知道大事不好,这样岂不是变相承认了自己刚才的偷听。果不其然,颜丹晕气的脸色都发白了,一挥长袖就向着白

舒冲了过来。

白舒只得连忙大喊道:“君子动口不动手啊,我白某人也不想打女人。”

颜丹晕闻听白舒此言,心中怒意更胜,长袖笼着月华,就直向白舒面门击去。

这一袖灵力鼓动,隐隐带着金石之声,这颜丹晕虽是女子,又善用长袖,可那一身灵力,可是地地道道的赤金之力,开山碎石那简直是不在话下。

白舒颇有些懊恼,又担心颜丹晕不知轻重,伤了后山的血桃,便赤手去接这云袖。眼看着白舒就要抓住颜丹晕的云袖,可颜丹晕一甩长袖,竟将云袖收了回去。

“你不要命了,用手接我的破阵袖。”颜丹晕怒气冲冲的说着,胸口处起伏不定,又是一番难得一见的春景。

白舒无所谓的道:“小姑娘家家不要整天打打杀杀的,莫伤到我的桃花了。”

颜丹晕显然也知道叶桃凌天门分桃的事情,只是她没想到白舒能不要脸到这种程度,人家送,他就真的收了,还煞有其事的炫耀起来。

颜丹晕心中怒火蹭的一下起来,她猛然间双袖齐出,分别向两株桃花树打去,他倒要毁他两株血桃看看,白舒能将自己如何。

白舒无奈的叹了口气,此时一片山风吹过,携带着淡雅的血桃香气,卷起三三两两的血桃花瓣,自山中往东海吹去。

风势不过片刻,就如同山洪崩进,呼啸而起,穿过白舒的身子,向着颜丹晕冲了过去。

颜丹晕的云袖被风吹起,倒卷着飞向了东海,颜丹晕也被狂风顶着,连退了十几步,直到一脚踏空,背朝东海倒栽了下去。

颜丹晕嘴中发出一身惊呼,在失去重心的一瞬间望见了身后朦胧迷幻的月色,紧接着一只手死死的抓住了颜丹晕的皓腕,帮她生生止住了下坠之势,让颜丹晕单脚顶着海崖的边缘,身体完全悬在了半空之中。

凄美的月色将颜丹晕染成淡蓝色,她小口微张,惊呼出声,花容失色之间,有一种别样的风情显露出来。

随着长裙的飞舞,颜丹晕的双脚再次落地,白舒主动退后几步,道歉道:“颜姑娘,我无意中听到了你们谈话的内容,是我白舒不对,你要打要罚也就由你吧。”

颜丹晕看向白舒的目光却缓和了许多,似她这样的女人,想让她高看你,你首先要征服她。

颜丹晕思量片刻,忽然对白舒道:“你和薛冬亦是不是很熟?”

白舒瞬间想到了在紫桑别院之中发生的种种,还有董色给白舒讲过的那些和薛冬亦有关的曾经。

白舒犹豫片刻说道:“倒是知道一些和薛冬亦有关的事情...”

颜丹晕眼睛顿时一亮,显然是对薛冬亦还不死心,她转身坐在海崖边上,双腿就那样随意的伸在半空之中,倒是没有了平日里的冰冷和不近人情。

颜丹晕拍了拍身旁的空地,示意白舒坐过来,并对他说道:“那就惩罚你给我讲讲和薛冬亦有关的事情!”

白舒在树后站的脚酸,心中也是略有感慨。感情这件事情,若非两情相悦,是绝不可能有个结果,靠着一厢情愿,也不过是徒增伤悲罢了。萧雨柔用了一年多的时间想明白了这个道理,白舒也在心里希望,颜丹晕能早些想明白这个道理。

白舒在心里轻叹一声,鬼灵鬼精的探出头去,只见无边的月色和清冷的海面之间,蹲着一个抱着膝盖无言啜泣的少女,她将自己的脸埋在双膝之上,长发披散轻舞于微风,肩头微微的颤动着,像是心里藏了天大的心事和委屈。

颜丹晕羞答答的说着,一双眼睛仿若乱撞的小鹿,不知道归于何处,更不敢看薛冬亦深邃的眸子。

夕阳的光影投射在二人身上,在地面上拉出两道长长的人影,此情此景,莫说是这一句思念,就是笑着骂对方一句冤家,也是这世上不二动听的情话。

白舒躲在树后苦笑连连,他要是早知道颜丹晕要和薛冬亦说这些,肯定会悄无声息的离去,可现在那二人离着白舒不过几步之遥,他再想走可就难了。

抱拳,抬腿就走,没有丝毫的犹豫和拖泥带水。

颜丹晕气的面色涨红,她憋足了气对薛冬亦的背影喊道:“谁说我喜欢你,你什么意思,你给我把话说清楚!”

看着颜丹晕羞红的脸颊,薛冬亦阴霭的眸子之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柔软,当日在太虚他朴刀尽碎,狼狈不堪,除了颜丹晕之外竟是没人任何人帮他说过一句话,这个情分薛冬亦是记下了的。

尽管心里如此思量,可话到嘴边,薛冬亦还是寒下心来,仿若拒人千里之外道:“有劳颜姑娘挂心了,薛某近日,一切都好。”

颜丹晕有些跟不上薛冬亦的逻辑,之前那暧昧旖旎的气氛,也随着两人激烈的对话,在顷刻间烟消云散,而夕阳在此刻也只剩下最后一点余晖。

薛冬亦婉言道:“颜姑娘,薛某和你并不合适,此时天色已晚,先走一步。”

薛冬亦说完,也不管颜丹晕作何反应,一

白舒在树后听地暗暗心惊,这话换了谁谁也接不下去,也算是自讨个没趣。在拒绝女人这一方面,白舒确实逊色薛冬亦太多。若是换了白舒,面对颜丹晕这个帮过自己的红面仙子,怕是要再追加一句:“不知颜姑娘近日可好,太虚一别,确实是有一段时间了呢!”

夕阳已然散乱,汹涌的潮水随着暮色的消沉逐渐褪去,颜丹晕脸上的神采也在一点一滴的消散,可她似乎是没听出薛冬亦话里的意思,依旧是娇羞的问道:“薛公子对这次四派论道,可有信心么?”

海风将颜丹晕的刘海吹起,她模样温柔,落落大方,终于在逐渐沉暗下来的天色中,找到了一丝丝的勇气,她望着薛冬亦清秀的面庞,等待着薛冬亦的回答。

薛冬亦懒洋洋的声音从桃林中传来:“就全当是薛某我自作多情吧!”

随后,桃林之中脚步声渐不可闻,陷入了一片静谧。

朦朦胧胧的夜色不知不觉从远处攀上天幕,月光清冷如水,月下佳人如泣。

阅读藏剑江南最新章节 请关注永恒小说网(www.4pan.net)

(快捷键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