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如果有来世

第63章 冷 血 人

  • 作者:俗末123
  • 类型:其他类型
  • 收录时间:08-13
  • 更新字数:2624

笑罢,孙胖子说:“老虎,谈正事儿吧。”江丽莲起身回避说:“你们谈,我出去逛逛。”老虎说:“丽莲,大家现在坐一条船上,何必呢?”孙胖子笑道:“哈哈哈。就是,小妹多意了。虽说台风中心常翻船,可恰恰多出勇夫。这次带多少货?”老虎说:“全粮一万五,军票六千。”“好,大家发财啦,这次在原来价格的基础上每斤每尺各涨两分。你们回去后抓紧团货,争取春节前多走几趟。”老虎喜出望外:“你我哥们儿,没说的。”江丽莲趁势说:“百闻不如一见,孙哥真是最讲信讲义的一条汉子。”“哈哈哈。”

孙胖子偷偷瞟一眼江丽莲转了话题说:“我建议,咱们来场接力赛,怎么样?”老虎抢过话头玩笑:“孙胖子,你想亲自下江南?”“不不不,我这只北方的旱鸭子,可不习南方的水性。我是说,老虎你和我坐阵南北,丽莲小妹中间接力。一方面女人不太引人注意,南来北往的风险更小。另一方面大大节省时间。”“嗯,妙!北方一匹狼,南方一只虎。”江丽莲玩笑:“唉,可叹这中间的一只小绵羊哟!”

第二天,她进城毫无目标的转悠,时而徘徊不前,时而驻足沉思,时而暗暗摸摸捆在身上的那一大包东西:“这是一包不干净的东西,也是我和金发的血和泪,我一定要让它滚雪球似的越滚越大,并且脱胎换骨,待到有朝一日……”

江丽莲走出一条小巷,前面有个熟悉的背影撞入视线:“那不是老虎吗?”脑海里一线希望之光闪过。她加快脚步追上去,老虎不经意回头看见,惊喜叫道:“啊,丽莲。”“老虎哥,真是你呀。你这是……”“没事做,出来碰碰运气。”“运气好吗?”“好哇,这不碰见你了,缘分啊。”

老虎示意江丽莲到僻静处,说:“丽莲,金发怎样?” “现在风声紧,呆在队里挣工分。我倒是象老虎哥,也想出来碰碰运气。” “是吗,我的运气不错。”“说说。”“现在布票粮票京城里很抢手,对你我是轻车熟路;那里我有朋友,非常方便。要不,我们合伙干几趟。”“眼下顶风逆水的成吗?”“翻船多赚头就大。我和朋友说定了,我团货送货,他接货,各算各的。”“行。”“你住哪儿?”“南郊一个小旅馆。”“为安全方便,你搬到我住的地方,我是老主顾。”

江丽莲和老虎分别下各州府县团货,她意外的联系上猴子大胡子胖墩儿等人,于是她萌发一个念头,但她又反复告诫自己:“沉住气,欲速则不达。眼下稍有差池便鸡飞蛋打。首先必须靠老虎踩熟路子,积攒血本,才能独闯天下。凭直觉,老虎毕竟是一条虎,只能暂时利用。金发哥啊……”她想着偷偷哭泣,咚咚的敲门声响起。 “谁?”老虎站门前悄声说:“丽莲,是我。”她愣一下说:“啊,老虎哥呀,我已经睡下了。”老虎很犹豫:“那、那算了吧。”

江丽莲老虎坐火车到京城,走进一片四合院。老虎望望收住脚步说:“嗯,前面就到了。”走进朋友家,老虎简单介绍后,玩笑:“孙胖子,大家的日子都难过,你干吗还发福?”“哈哈哈。身在皇城七分福嘛。不过,老虎,你却有十分福呀。”“真逗,哪来的?”“既赚大钱,还有天仙般美貌的人相伴,不算?”江丽莲窘迫:“孙哥,你真幽默。”

第63章 冷 血 人

华梅去九龙镇赶场,找到李薇薇说:“老同学,毕业回乡这段时间,仿佛成了聋子瞎子。”“是吗,可我这里象新华社,啥消息都有。比如,杜中奎学木匠,韩树均偷保管室被抓,张平的桃色新闻,王燕青父亲升区革委主任等等,你需要哪方面的?”“韩信点兵多多益善。”“我为你优选一条吧,刘碧琼几次向我打听去大鸿家的路,这可是爱情斗争新动向。”“一点儿没新意,本姑娘毫无兴趣。”

华梅回家顺路去找到刘碧琼闲聊:“碧琼,看你一脸喜气,有啥好消息分享一下呗。”“哈哈哈,咋说呢。”“你是抵挡不住周志彬的进攻,还是难于割舍对大鸿的痴情?”“二者兼有之。但对你正是机会。”“是吗,本姑娘没这算计。不过,凡事顺其自然好。当然,如果你难决断,不妨去找大鸿当面谈谈。”“华梅,你没发高烧吧?”“三十六度五,正常着哩。如果你想去,我倒可以效劳。”

华梅给刘碧琼带路到大鸿家,大鸿无动于衷。刘碧琼表情达意却十分露骨,多希望华梅廻避。然而一向善解人意的华梅,此时反应非常迟钝。华梅听着他们的对话,心里既欣慰又犯疑。想:“也许大鸿这是装给我看的,或者条件不适宜。何不扔进八卦炉炼炼,看看是一块纯金,还是顶好的一块矿石?”

于是说:“现在我该知趣了,去外面边看看书,也顺便为你们站岗放哨。”刘碧琼说:“多谢。”大鸿困惑不解,想:“华梅这是大度还是试探?反正自己心里咋想就咋说,问心无愧。”华梅说:“大鸿,碧琼这么远专程来看你,你总该有个交代吧。”

一阵大笑。

江丽莲老虎回到成都,结账下来,这趟净赚两千多元。老虎哗哗哗的数100张大团结,剩下的全部递给江丽莲说:“这些都是你的。”她摆摆手推辞说:我要这个整数就足够了。”

夜深后,江丽莲几次间接下逐客令,老虎就是死赖着不肯离开。如果断然拒绝,眼前绝处逢生的希望,很可能昙花一现。她转念想到和张金发之前的遭遇,于是横下心……从此,她与老虎的关系更近一层。老虎既心安理得又放心大胆的把很多关键环节交给她去办,她从此象鱼跃大海了吗?

华梅去了外屋。刘碧琼说:“大鸿,前些日子,周志彬父亲主动上门许诺,叫我先去公社广播站做播音员,然后时机成熟就推荐上大学。你怎么看?”“太好了,恭喜老同学。”“大鸿,你揣着明白装糊涂。条件是我必须与周志彬订婚。”“决定下来不是更好嘛,免得夜长梦多。”“可是,为了你我拒绝了。” “碧琼,我从没向你许诺过啥,你这样太轻率吧。”“大鸿,你真是一个冷血人!”

华梅十分欣慰,刘碧琼却抽泣着离去。不久,她与周志彬订婚,高音喇叭里传出她甜润的播音。

江丽莲万念俱灰,绝望惊恐中拖着沉重的脚步回到市郊地下旅馆,扑在床上想着张金发被警车带走的最后一个眼神,悲痛欲绝。夜深后,她卷曲着躯体觉得好冷好冷,潜意里伸手去摸张金发热乎乎的胸膛……她扯被子捂住头哭泣:“金发哥,金发哥啊,你这时在哪里呢?伤很痛吧、冷吗?为了我,你多少次被打得皮开肉绽,我不是个好女人,就是扫把星……”她此时感觉自己就象茫茫荒原上丢失的一只羔羊,也象都市人海中一个不会游泳的人。她痛定思痛,心里说:“金发哥,你放心吧,无论什么结局,我江丽莲绝不会让你失望!”

阅读如果有来世最新章节 请关注永恒小说网(www.4pan.net)

(快捷键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