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如果有来世

第139章 你我亲兄弟呀

  • 作者:俗末123
  • 类型:其他类型
  • 收录时间:09-29
  • 更新字数:2652

一阵叹息,大沱说:“哥,李德是老板也溜了,凭啥拴住我?”“啥也不凭,就凭你是我亲兄弟。”“那干吗不留大恒?”杨武登指着大沱骂道:“孽种,节骨眼儿上,还用刀子捅你哥的心?”大恒说:“哥,我顶大沱。”李德说:“大鸿哥,你的好意我领了。在我心里你一直比亲哥还亲。无论什么情况下,我都不会离开你的,就让大沱去吧。”

华梅在家里吃过晚饭,忙着收拾完说:“文凯,妈妈去林菲阿姨家有事,你做完作业就在家里看电视,别出去淘气好吗?”“OK,妈妈放心。”华梅在儿子脸蛋儿上亲亲说:“嗯,真是乖儿子。”

韩树均屏住呼吸,紧紧盯住大屏幕上自己买的股票,涨势更为猛烈,心里却不停的犯嘀咕。股友拍拍他的肩膀,兴高采烈地说:“老韩,瞧这股价……走,再吃进!”“我兜儿里已经空啦。”“嗨,抬高利贷也划算,保证还得猛涨。”

韩树均笑笑没吭声,掐灭烟头儿,心里说:“清仓!”

韩树均立刻将手头的股票全部抛出,一夜间暴发成富翁。

大鸿回基地召集大家说:“我非常感激在座各位亲戚朋友,同我患难与共,一直坚守到今天。如果我有东山再起之日,一定加补偿还所欠工资,以报答你们的这份情谊。可眼下,你们不能再跟着我死守到底,应该各奔前程。”

一阵沉默,大鸿接着说:“我找外来办老柯为你们联系好了进厂打工,工资加奖金每月六七百块。华松大沱和我爸继续留守基地。其余人今晚收拾一下,我明早带你们去鹏湾厂里报到。”

华松扑车窗口与大鸿挥手告别。

大鸿站在大海边,仰天长啸:“你我亲兄弟呀!”

大鸿找红忠大恒凑够华松的路费,送他上车时说:“到蜀江后,你和华梅去找林菲,如果还是遥遥无期,你就不必陷在那里了,先回家安顿一下,然后去成都找二姐另谋他路。”“大鸿,虽说我脑袋瓜不开窍,但绝非大沱、韩树均之流。”“你误会了,大家都陷在一起,有意义吗?啊,车来了。”

第139章 你我亲兄弟呀

基地鱼塘果园相继遭受灭顶之灾,谁也再没有回天之力。大鸿为尽快收拾残局,决定几个亲信留守,其余工人补发工资离去,自己赶回蜀江,催促甲方实地考察处理。时任商业局副局长的林菲从中斡旋,甲方总算答应来考察,但具体时间未定,大鸿只好返回基地耐心等待。

临行早晨,他刚眯一会儿又醒来,睁开疲惫双眼,轻轻挪挪华梅枕着的手,侧身望着窗前闪烁的启明星出神……

杨武登回寝室,大沱递上烟说:“爸,你去跟哥说了啥?”“咋啦,你管到老子头上了?老子高兴说啥就说啥?”“爸,我回来又没冒犯谁,你发火干吗?”“老子把你一尺尺儿长拉扯大,你哪副心肠还不清楚?你回来准没好事。”“爸,我也是你的亲骨肉呀,怎么这样看我?今天厂里轮休,我想来看看你和哥嘛。”“要是你有这份心情,老子睡着了也笑醒。”“爸,得了得了。哥他们商量啥?”“还会有啥,下午把两头猪拖去卖给鹏湾的张屠户,为华松凑路费回去追甲方来考察。”“是吗,那我来得正是时候。”“你想干啥?”“我对张屠户再熟不过了,一来顺便搭车回去,二来我在场张屠户不敢杀价?”

大沱走到办公室门口与李德华松撞个对面,他有些紧张的笑笑溜进去说:“哥,今天我轮休,回来看看你和爸。”“我们都好好的,你就在厂里安心上班吧。”“哥,基地已经这样了,你就想开点。”“唉,我倒没什么,爸六十多岁的人了,同我们一样好久没沾油星儿,可大沱你……”“哥,见面你就是一闷棒,我不明白。”“你有钱拿去输,看着我和爸饿死也活该,对吧。”大沱伸手摸摸裤兜儿里的加急电报,犹豫一下说:“哼,好心来看你们,结果碰一鼻子灰。”

亲爱的,启明星已经在窗前升起,夜色渐渐地退去。时光何不就此凝固,留住一夜温馨,淡尽熬人的离愁。

亲爱的,你刚刚合上眼睛,脸上还挂着湿漉漉的泪痕;你紧紧搂入怀中的情结,或许日后能消解几分相思。

华梅到林菲家说:“林菲,大鸿那里实在是……甲方决定了什么时间去考察吗?”“华梅,那里的状况我完全能想象到。可局里的头儿,曾经大吹大擂,要为蜀江在特区立标杆,现在偷鸡不到蚀把米,市里对他正考察提拔,这节骨眼儿上,他有不捂着的?” “唉,去年拖到了今年,什么时候才是头啊!”“叫大鸿准备打持久战吧。”

大鸿收到华梅的信后,商量说:“甲方是一个字‘拖’直到拖死我们推卸责任。可我们是没一点本钱耗下去,难道就乖乖就范,坐以待毙?”李德说:“大鸿哥,你回蜀江,这里我们守着。”大鸿说:“华松,你觉得呢?”“只好这样了。”大鸿说:“我离开基地,会给甲方口实。华松回去最合适,住我家里天天去缠着他们。”华松说:“基地油盐钱都没了,回去的路费咋办?”大鸿说:“圈里还养着两头猪,今天就拖去鹏湾卖了,既给你凑路费,也给我们剩下几块吊命钱。”

杨武登走进屋说:“大鸿,大沱回来了。”大鸿吃惊说:“他不在厂里好好上班,跑来干嘛?”“大鸿,他可不是省油的灯,你得多长个心眼儿啊。”杨武登说罢转身出去,李德说:“大鸿哥,我在鹏湾碰见大恒,他说大沱进厂时基地补发他的工资全输光了,还向红忠几个借了不少钱。这些话我不好意思说。”“唉,一堆烂泥。”

亲爱的,嘀嗒嘀嗒的时钟催促起程,仿佛暗暗在提醒,再不能沉浸于感伤别离……

轻轻地、轻轻地,千万别惊醒你。

深圳证券交易大厅,那些敢于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无不皆大欢喜。阵阵疯狂的吆喝声中,一只只股票价格翻着跟斗上升。排队购买股票的人,一直排到大街上望不到尾。

基地租拖拉机运猪去卖,大沱帮着装车很卖力气。大鸿说:“李德华松,张屠户你俩都熟悉,你俩送去吧。”大沱抢过话头说:“哥,华松明天要走,让他收拾收拾,我顺路陪李德去。”

途中,大沱的肚子突然痛得大喊大叫,说老胃病又犯了,便拿钱叫李德去公路附近的诊所买止痛药,李德只好答应了。可他买药回来却不见人影,感觉自己上当了,步行追去鹏湾找到张屠户,大沱早已卖掉猪收钱走人。他立马跑去厂里,红忠说前几天大沱因赌博打架就被开除了,暂时住在一家私人小旅馆。于是带李德赶去,才得知大沱已经退房赶车去了广州。

原来,大沱本想今天回基地,用家里发的假电报逼钱,意外碰见卖猪之事便暗动了心思。李德回来说完实情,杨武登气得跺脚锤胸口,华松将一堆酒瓶子涮了又涮,涮得大半碗一气下肚。

阅读如果有来世最新章节 请关注永恒小说网(www.4pan.net)

(快捷键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