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绘天神凰

正文 18【誓与天比高】_670 愿岁岁常相见(大结局)

  • 作者:峨嵋
  • 类型:其他类型
  • 收录时间:06-26
  • 更新字数:5185

若非知道公平比试必定败于夏皎之手,姬家何必动那么多手脚,甚至连圣祖都亲自上阵?

这事往深处一想,酉咤圣皇这么急着出手对付夏皎,莫非是怕她日后破天成圣会对他造成威胁?

姬莜悚然而惊,是圣石!因为母亲为她夺来圣石,所以才会遇害身亡!

姬伯梓被夏皎一番痛骂,气得脸色铁青,周围无数人投来的各色目光更令姬家众人无地自容。

脸皮当真厚得堪比灵宝的人终究是少数,就算穷凶极恶之徒,心中其实也知道善恶之分,何况姬家大部分人还是正常的,不过因为种种原因才对某些恶事视而不见甚至有意无意间助纣为虐。

夏皎扫了一眼神情各异的姬家人,不屑地笑了笑道:“公平比试,姬莜胜得过我吗?你们姬家有胜得过我的人吗?”

一句话,将姬家人最后那点尊严都狠狠打落在地。

姬伯梓气得几乎失去理智,暴怒道:“你不过是我姬家旁支一名剑婢私通下界武者生下的孽种,侥天之幸天生圣石,就是献予家族,也是天经地义的事,若无我主脉嫡支庇佑,你们这些下贱胚子哪有这般风光的日子……”

“够了!万界灵师聚会既已结束,我们这便启程返回酉圣界吧。”猛然出声喝止他的是姬退谷,他一脸沉痛抬眼望向姬伯梓,传音道:“你是想让我姬家的旁支与主脉彻底离心离德,想让姬家也像卯太宗一般分崩离析吗?!”

姬伯梓心头大震,无需回头细看,他也能感觉到身后不少姬家人神情不太对劲,这些人一个个的都是出自旁支!

他那些话私下里说说不妨,今日气晕了头当众宣之于口,必定会令姬家旁支反感不满,更有甚者生出兔死狐悲之心,越发同情夏皎,对主脉一系怀恨在心。

姬伯梓怨恨无比地看了看台上亭亭玉立的夏皎,知道今日是肯定奈何不了她的,姬家这个大跟斗栽定了。

按照规矩,姬家三人被夏皎全部淘汰,筹码排行榜的第十一到十三位就会自动补上,那三名灵师就没有一个姬家人!

与会灵师都知道,筹码排行榜前十位并不代表他们的灵术实力真的在所有灵师之上,这其中有相当大的运气成分,但能够上榜的,都必定是一时才俊。

姬家这次被夏皎一人闹得全军覆没,也不代表姬家的灵术就一落千丈,再没有跟其他圣界顶级宗门世家角力的本钱,但声威严重受损,现出明显颓势却是有目共睹的。

姬家再想回复昔日风光,怕是千难万难,姬伯梓想到这些,整个人登时像老了百岁不止,绷着脸不再说话。

他不说话,金锵钰却有话说了:“姬天尊觉得够了,本座却觉得远远不够!”

姬退谷心里咯噔一声,他们怎么忘了还有这个煞星在场呢?!

金锵钰神情冰寒望向姬伯梓,双手掌心相合,漆黑的领域张开,瞬间将他笼罩其中,领域之内阴风呼号,百鬼尖啸,无数丑陋可怕的鬼物腾空飞起,用它们的身躯堆叠成一个巨大的黑色骷髅。

骷髅的表面不断蠕动着一张张狰狞的鬼怪面孔,远远望去似有无数驱虫在骷髅表面扭动。

骷髅裂开上下颌,露出一个阴惨惨的笑容,两个凹陷的眼眶犹如深不见底的黑洞,无声嘶吼着要将它“看”到的生灵吞噬。

远处水家天尊水法裁狠狠打了个激灵,喃喃道:“无妄绝杀咒!金老三是认真的,他竟然真的要杀姬伯梓那个老东西……这个疯子!”

不少灵师天尊想要出言劝阻,然而金锵钰是有心要杀姬伯梓立威的,根本没打算过给任何人求情的机会。

万鬼骷髅的笑容一出,整个寅圣界的人几乎同时听到有人在耳边冷冷宣布道:“天地不容,万世共弃,无妄无生,不恕不赦,杀!”

随着那一个凶焰滔天的“杀”字,姬伯梓浑身一颤,肉眼可见的黑气浮上他的印堂,随即向他全身蔓延。

姬伯梓的身躯抖动越来越剧烈,堂堂一个灵师天尊,竟完全无法自控,抖得跟筛糠似的,他怒目圆睁,眼珠子布满黑气血丝,仿佛要瞪出眼眶,喉头发出“咯咯”的怪声,丝丝缕缕污血从他七窍流出,满头白发也开始快速脱落。

姬退谷大惊失色,但他扑到姬伯梓身边用尽方法也无法阻止情况恶化,从姬伯梓脸上越来越多的皱纹斑点,以及他变得干枯脆弱的双手,几乎可以感觉到寿元和生命力正从他体内飞速流失。

“金天尊,我等虽然对夏大师出手在先,但万幸她此刻丝毫无损,伯梓他罪不至死,请阁下高抬贵手!”姬退谷忍气吞声道。

他也不愿意去求金锵钰,然而他更不愿意看着姬家的天尊陨落于此。

“别、别求、他!为、为、我、报、报……仇!”姬伯梓出气多入气少,但却半点不愿向金锵钰低头。

金锵钰缓缓收回自己的领域,半空中可怕的骷髅也慢慢消散不见,他笑得漫不经心道:“确实不必求,求也无用!小皎皎她没事不是因为你们手下留情,而是因为她运气好实力也不差!你们有什么理由以为几次三番公然暗算侮辱我都亢宗的少掌教夫人之后,可以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都亢宗不喜横行霸道,但也不代表可以任人欺负本宗门人弟子,谁要敢对我都亢宗的人伸手,姬伯梓这样的就是下场!”

烨智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一幕,心里对都亢宗的满意度连续提升了好几分。

夜叉族只敬重强者,从来不屑与弱者为伴,若都亢宗对于夏皎被害一事不了了之,烨智真的要考虑是不是跟他们合作了。

这般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才对嘛!

姬伯梓一心强撑着想要保持灵师天尊的最后尊严,然而金锵钰的无妄绝杀咒太过凶戾,纵使他拼力抵挡,身躯依然迅速衰败,很快便萎缩佝偻成一团。

姬退谷又惊又惧,又怒又恨:“金锵钰,你们为了一个夏皎,铁了心要与我姬家成为生死大仇?!”

金锵钰摇摇头,道:“你错了!本座所为并非只为小皎皎一人,凡我都亢宗门人弟子,被人恶意欺凌谋害,只要本座知道,只要本座有能力,都不会放过!你姬家可以将族人门人当奴仆猪狗不屑一顾,我都亢宗做不来这样的无情无耻之事!”

他这番话说出来,姬家上至灵师长老,下至侍从童子,人人抬头挺胸,面上满是自豪之色。

会场上许多修炼者见了,都不由得心生羡慕,恨不得自己也能加入都亢宗,上面也有如此爱护他们的天尊强者。

夏皎几乎要给金锵钰鼓掌叫好,这一边打击对手一边唱高调增强宗门凝聚力影响力的手段,高啊!实在是高!

谁要再敢说金锵钰不着调、不靠谱,她第一个鄙视他!

不过眼下,还有比赞美人或鄙视人更重要的任务——该是追回赃物的时候了!

姬退谷这边眼看着姬伯梓一点一点衰败陨灭,偏偏自己无能为力,正急怒激愤,忽然听到姬莜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他扭头去看时,只见姬莜眉心的圣石已经不见,只余一个指头大小的血洞,在泊泊往外流淌着带金光的圣血,清丽绝伦的面庞上血水纵横交错,显得格外凄厉狰狞。

金色的圣石就跌落在她身前一步不到的地方。

就在方才,夏皎突然发力,利用眉心与圣石的相互感应,硬生生吸引圣石脱离了姬莜的身体!

本来剔透晶莹、神光内蕴、仿佛隐藏无穷奥秘至理的圣石,此刻光芒黯淡,表面上甚至出现了一道道裂痕,似是随时要碎裂。

姬莜瘫倒在地正虚弱无比地瑟瑟颤抖,完全无力阻止。

圣石与她共生多年,早已跟她的神魂识海相连,骤然离体对于她的伤害比直接在她脑袋上砍几刀也轻不了多少。

她又痛又怕,竭斯底里地颤声尖叫起来:“夏皎!你以为你能将圣石夺回去吗?你妄想,圣石只要离开我的身体,就只有毁灭一途,我保不住的,你也永远得不到!”

夏皎漠然看着她,就像在看一只垂死挣扎的疯狗:“这颗石头在你身上这么多年,还我我都嫌脏。你不嫌天天顶着贼赃丢人现眼,我还嫌恶心膈应呢!我的灵术,从来不是靠这颗所谓圣石,倒是你,你将圣石抢走了这么多年,也就这么点本事了,”

满场数万修炼者,都被这一幕惊住了,圣石竟然就这么毁了?!姬莜也毁了……

一场热闹滚滚的万界灵师聚会,在血腥仇恨中匆匆结束,甚至没来得及正式宣布筹码榜前十的得主,不过只要见识过夏皎的灵术,没人会怀疑她榜首的位置。

升阳龙舟上,夏皎恹恹地窝在盛朝故怀里,抱着昏迷的毛毛长长叹了口气。

“大仇得报,应该开心才是,叹什么气呢?”盛朝故慢悠悠道,一边伸手拨弄她冰凉细滑的发丝。

“我觉得我好像没什么亲人缘,我在这世上的亲人,就只剩江爷爷一个了……”夏皎闷声闷气道。

快意恩仇固然痛快,但想到自己父母两边的所谓族人亲人都是如此无情卑鄙,不禁有些懊恼。

“你赶紧嫁我,然后就有我这个亲亲夫君了,还有一位厉害的家公给你撑腰,日后再生下我们的儿女……你想要多少亲人我都可以配合你的。”盛朝故故意逗她道。

夏皎回他一个鬼脸。

现在不能让他太得意,等哪天她心情好了,她要告诉他,在她心里,他不止是她的亲人,也是她最喜欢、最爱的人。

愿岁岁常相见……(完)

相关后传会在峨嵋的公众号陆续发布,敬请期待!

她没这么圣母小清新!

她的行事准则从来是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有谁想虐我千百遍,我一板砖把他打扁!

夏皎想骂姬家人很多年了,这样当着万界无数强者面前痛痛快快骂出来,当真说不出的舒爽畅快!

刚刚缓过一口气的姬莜听闻这番话,脸色更加苍白,她怔怔望向身边的姬退谷,从他黯然的神情就知道,夏皎所言关于圣石之事,是千真万确的。

姬莜虽然知道眉心的圣石并非天生,但绝没有想到它的原主人竟然就是夏皎!她得了圣石,竟然还是比不过夏皎……姬莜内心曾经无比强大的骄傲与自信几乎在瞬间崩塌。

夏皎早知道他们吵不过肯定会拿什么圣血说事,她轻蔑地看着姬匹顾道:“你这般忠孝双全,酉咤圣皇怎么不传你圣血呢?还有你们,一个个的颠倒黑白丧心病狂,圣祖怎么不把圣血传给你们啊?说得好像你们圣祖特意将圣血指给我似的,传我灵术的是我的师尊和几位前辈先贤,跟你们姬家没有丝毫关系,别臭不要脸给自己涂脂抹粉,你们姬家倾力栽培出来的圣血传人,也就姬莜这种货色了。”

“我只知我的血脉源自父母双亲,我们一家三口遭遇迫害之时,所谓家族连个出面主持公道的人都没有,倒是不少人落井下石助纣为虐。在我被夺去圣石、父母双亡之日,在酉咤老贼出手杀我之时,我与姬家就已经只剩仇恨,再无血缘亲情了。现在来跟我说家族血缘、说忠孝?你们这群畜生也配?”夏皎今日一心要将多年积压的怒火怨恨发泄干净,开口更不留情。

她呆呆地伸手摸向自己的眉心,久远尘封的记忆突然变得无比清晰。

她记得这枚圣石是娘亲水冬洁请人为她移植,她为此昏迷了数天,清醒过来后第一眼便看到娘亲欣喜慈爱的笑容。

那岂不是连酉咤圣皇都变相承认,他将来有可能败于夏皎之手?

一些脑子灵活的吃瓜群众,打量姬家人的神情顿时变得更加意味深长。

夏皎的宣言将姬家上下刺激得不轻,同在擂台上的姬匹顾忍不住了,怒叫道:“夏皎你莫要猖狂!别忘了你身上的圣血源于何处!若不是圣祖传你圣血天赋,哪有你嚣张的份儿!你身为姬家子孙,却忤逆圣祖背叛家族,你这样的不忠不孝之人,有何面目在此大放厥词?!”

娘亲温柔地抱着她,自豪地重复着那几句话:“我的莜儿从此就是诸天万界天赋最高的孩子,姬家未来无可争议的族长,为娘真高兴!我的莜儿注定是最最尊贵的天之娇女!”

娘亲的怀抱很暖很暖,只是没过两天,娘亲便出门了,再也没有回来。

她想起水家人不止一次说,是她的父亲害死了她的母亲,想起父亲对她的冷漠敌视,想起年幼的她曾质问父亲,母亲到底是怎么死的,父亲道:“她不就是为了你而死的吗?”

从小到大,圣血带给她的大部分是麻烦,但不能否认确实在关键时刻帮过她大忙,收服阿福,绘制生克咒救出元阳如意,从六承真君手下救出师兄师姐,在关键时刻催动鸳鸯宫秘地灵脉,保住师门的大本营,夺得华胜界的地心之灵,这些都离不开她身上的圣血。

然而说到灵术高低,夏皎百分百确定,都是她脑子里那枚芯片的功劳,跟圣血没有半毛钱关系。

最重要的是,圣血并非是酉咤圣皇指定传给她的,完全就是一个遗传概率的问题,夏皎不觉得自己需要为此对酉咤圣皇顶礼膜拜言听计从,在对方漠视她父母被害惨死,甚至要亲自动手杀她之时,仍怀着一颗感恩的心。

阅读绘天神凰最新章节 请关注永恒小说网(www.4pan.net)

(快捷键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