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桃花曲

139 第一百三十九章

  • 作者:若花辞树
  • 类型:其他类型
  • 收录时间:06-26
  • 更新字数:4334

山很大,林子自也宽阔。这座山头与小老虎所居那处并不太近,她对山中情形不太熟悉,便跟在猫的身后,也不问她将往何处。

这只猫性情高傲,抬首走在前头,不时回头看一眼小老虎跟上了否,她若仍在,便继续往前去,若是离得有些远了,也不催促,只停下等一等她,很是沉稳。

她新交了一好友, 是隔壁山头的一只猫。她们是在溪边争一条鱼认识的。

那只猫捕鱼很厉害,小老虎与她学习了许多捕鱼的本领,还教了她如何捉兔子作为回报。因此,她们一虎一猫虽言语不通,却相处得很融洽。

小老虎在林间飞快地穿梭,夏日炎热,幸而妖怪是不惧酷热的,她到了另一山头上,那只猫正在等她。

猫见了她,冲她了“喵”了一声,而后转身往林中去。

这是要她跟上的意思。小老虎便跟在她身后,钻入丛林。

但不行,阿瑶不许她吃别的桃子。

一只大桃子很快便叫猫啃得干干净净,她舔了舔唇,又去啃下一只。她啃得很专注,一口一口,好似在尝人间至味,小老虎馋得口水都要掉下来了。

那只猫很义气,她啃了两口,将桃子推到小老虎面前,请她也吃。

小老虎看一眼桃子,猛地转开头去,义正言辞道:“不要!不吃!”

猫奇怪地瞧了她两眼,不再多言,继续享用鲜果。

小老虎努力地忍住,她很生气地望着猫,她不好,用桃子引诱她。倘若吃了桃子,阿瑶会生气的。

小老虎垂头丧气地走开,身影消失在丛林中。

猫不知她为何不吃,也未多加理会,又啃下一枚桃子,将肚子填得饱饱的,方才迈着步子,慢吞吞地离去。

她刚一走,方才消失的小老虎忽然从一棵树后窜了出来。

她跑到桃树下,仰头望了望,纵身一跃,爬到树上。

她要吃一只桃子。此处只有她,猫也不在了,不会有人与阿瑶告状的,她就吃一只,阿瑶不会发现的。

小老虎一面想一面挑中最大那枚桃子,将它摘了下来,而后就在树上,用爪子小心翼翼地将桃皮上的细绒毛蹭去,而后低头,试探地咬了一口。

好吃!小老虎迫不及待地又咬下一口,一枚桃子不多时便只剩下了桃核。

小老虎早已将只吃一只的决心抛到脑后,在树上一气狂吃了七八只,小肚子填得鼓鼓的,这才停下。

天色已暗,日头坠下西山,黑夜很快便要来了。小老虎吃得饱饱的,见天色已晚,连忙往家中去。

太迟了不回家,阿瑶会担心的。

她离去前,还好好记下桃树所在,想要明日再来吃桃子,心中还漫无边际地想着,原来桃子这样好吃,倘若哪日能吃阿瑶的桃子就好了。阿瑶结的桃子,一定更甜更美味。

两座山头隔得远,但萧缘施展法术,很快便到了木屋外。

屋中已点了灯,小老虎在院中望去,只见窗纸上映着君瑶的人影,她低着头,拨动琴弦,清雅的琴声,自木屋传来。

萧缘是只小老虎,自是不懂音律,但她很喜欢阿瑶弹奏古琴,她品不出究竟好在何处,只知那琴音格外悦耳,不论听上多久,都不会厌烦。

今日恰好是三日一回。小老虎愈加开心,她不止吃到了桃子,还能与阿瑶双修,今日当真十分美好。

琴声听了下来。

阿瑶知晓她回来了。小老虎高兴,连忙跑入门去。

君瑶见她回来,摇了摇头:“且去洗漱。”

小老虎点点头,但她想要阿瑶亲亲,便走过去,跃到君瑶膝上,道:“要亲一下才去。”

她们双修过,君瑶就不限她亲亲的次数了,但凡她要,必是给的。眼小老虎抬起头,闭上眼睛,等待阿瑶软软的唇与她相触。

君瑶的气息近了,小老虎感觉得到,唇角弯了弯。然而过了许久,她期待的亲亲都未落下。小老虎疑惑,睁开双眼,不解地望向君瑶。

君瑶若有所思地看着她,见她睁眼,抬手抚摸她唇边的毛。小老虎欲顺势舔舔她的指尖,然而还未靠近,君瑶便将手收回。

小老虎怔了一下,唤了一声:“阿瑶?”

君瑶并未如往常那般,温柔地应她,而是伸出手,道:“爪子。”

好凶。小老虎委屈,但还是将爪子放到君瑶的手心。君瑶将她的爪子反过来,看了看肉垫,就着烛光,只见她粉嫩的小肉垫上沾着一层细细的绒毛。这绒毛泛着微微的白色,正是桃皮上所长。

小老虎一看就知不好。她忘了将爪子洗干净了。

偷吃了桃子,爪子上绒毛未去,唇边的桃汁也未洗干净。君瑶无奈地摇了摇头,问道:“阿缘偷吃桃子了?”

小老虎怕她生气,不敢承认,竟撒起谎来:“没有吃桃子,是猫吃的,我只是摸了一下。”

君瑶原只无奈小老虎呆而已,纵然气她偷吃桃子,却也未多动怒,谁知小老虎竟还与她说谎。君瑶的目光顿时冷了下来。

小老虎还想辩解,君瑶却只淡淡地道:“洗漱了来。”

她的神色极为冷淡,目光也是冷冷的,小老虎不敢违抗,只得先去洗漱。她变成人形,洗得很认真,确认身上没有别的桃子的味道了,方小心翼翼地回到房中。

君瑶已躺下了,她的眼睛闭着,似是已入睡。萧缘走上前,正欲在君瑶身边躺下,她忽然开了口:“今晚月色如何?”

萧缘望了眼窗外,只见月光皎洁,银辉散落,伴着林间成群的萤火虫,显得格外超脱秀美。

“月色甚好。”萧缘答道。

君瑶张开双眸,与她道:“阿缘的修为正至要紧处,不如趁月色明亮,继续修炼。”

小老虎听到这个,立即急了。她平日确实日夜皆要修炼的,但今日不同,今日恰是双修之日。她们三日才有一回,小老虎不想错过。

她道:“明日再修炼,今晚要与阿瑶一起。”

君瑶摇了摇头:“今夜不行。”

她们三日一回,从未断过,今夜阿瑶却不愿与她双修了。小老虎心虚,见此便知她必是不信她只摸了摸桃子的说辞。不敢再辩解,却是固执道:“我、我就躺在阿瑶身旁。”

这回君瑶未再不许,任由小老虎睡到她身旁。小老虎微微松了口气。但她很快就觉得不习惯。她们躺在一起时,阿瑶都会抱抱她,让她在她的怀里睡。她只觉空落落的,没有君瑶抱抱,这小小的榻,倏然间变得无比宽阔,她觉得很不安。

萧缘下意识地便想与君瑶撒娇,要她抱抱她。但她很快想起,她偷吃桃子被发现,阿瑶正在生气。她顿时心虚,不敢再说什么,小心翼翼地躺在榻上,一动不动的,直至天亮。

天亮后,君瑶还是没有理她。她不理她,萧缘便不敢说话,只是不时怯怯地望一眼君瑶,心中盼着阿瑶早早消气,能理一理她。

然而君瑶这一气,就气了一个月。

一个月中,没有亲亲,没有抱抱,也没有摸摸皮毛,三日一回也没有了。萧缘自最初的心虚内疚,到委屈难过,到最后,也生起气来。

她一赌气,也不与君瑶说话,显出气鼓鼓的模样,只顾自己修炼。但她却又忍不住,过不了多久,便要偷看一回君瑶,看看她是否消气了。

君瑶却像是看不到她,也不看,也不为她烹制好吃的肉,她甚至连桃子的事都未问起,只是不理萧缘。

萧缘生了会儿闷气,渐渐地心慌起来。阿瑶这样生气,会不会再也不理她了。如此一想,小老虎再也坐不住,她连忙跑去君瑶身旁。

君瑶却连看都没有看她。

萧缘越发心慌,她抬手抓住君瑶的衣袖,唤了一声:“阿瑶。”

君瑶还欲再晾她两日,自是不理她。小老虎立即红了眼,泪水掉落下来,结结巴巴地道:“我不吃别的桃子了,别不要我。”

她哭了,君瑶再不能狠下心去,将她抱到怀里,为她擦眼泪。小老虎呜呜地哭,一面哭,一面口齿不清地保证:“再也不吃桃子了……”

她委屈了一月,此时全宣泄出来,将自己哭成了一只小花猫。君瑶心疼,又悔自己太过严厉,不住地安慰她:“阿缘乖,不哭了。”

小老虎点点头,紧紧地将君瑶抱住,好像要将这一月来漏下的抱抱全补回来。

君瑶低低地叹了口气,声音轻柔下来:“也不许再骗我。”相较而言,她更在意的是,她家阿缘竟会说谎骗她。

小老虎答应。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与君瑶说过谎话,也再也没有吃过别的桃子。

不多时,猫就从树上拍下许多桃子来。她自树上跃下,在一只大桃子上咬了一口。桃子被咬出了一个缺口,露出里头鲜嫩的果肉,汁水流了出来,带着桃子的清香。

小老虎看一眼,便觉得口干舌燥,很想也去咬上一口,以解口干。

小老虎化形不久时, 曾偷食过一回桃子。

那时,她与君瑶还住在太乙山上。

每到夏日将至,君瑶皆会带她离山, 或往人世游历,或入秘境寻宝,偶尔也有往其他妖怪府上作客。

小老虎望着那棵树,惊呆了。这是一棵桃树,长满了桃子。

桃子已成熟,悬挂在枝头,透着粉嫩的光泽。小老虎在树下都能闻到桃子清甜的香气。她仰起脑袋,目不转睛地看着。

这年夏日,小老虎修炼至要紧处,需以静修为上。君瑶与她便留在太乙山上,不曾外出。

小老虎久居山中, 对夏日的太乙山却颇为陌生。

小老虎见她目不斜视,径直往前去,想是有好物与她分享,不由心生期待,紧随她身后。

那地方,似乎颇远,她们穿过一片林子都未到。小老虎愈发期待,若是有趣之物,她要带回去,与阿瑶一同玩。

她们一直走到一棵树下,猫方停了下来,回头望着小老虎“喵”了一声,而后纵身上树。

林中的树木生长茂密, 枝叶紧紧簇簇,日光几乎找不到林中。木屋外的几棵古木枝叶繁茂, 生长到窗前, 风一吹, 叶子嗖嗖作响。

小老虎常坐在窗下修炼,自晨起,窗下照入日光,乃是一日之中, 日月光华最为纯净之时。到午后,太阳偏到山的另一侧,古木的枝叶也挡住了阳光。小老虎便会歇一歇, 去与君瑶说说话, 或是外出玩耍。

这日, 小老虎便是外出去玩耍。

猫上了树,伸爪够了一只硕大的桃子,用力一拍,将桃子拍落,恰好坠落在萧缘身前,萧缘好奇地伸出爪子,用爪上的肉垫碰了碰桃子。桃上有一圈细细的绒毛,小老虎的爪子上一不留神,蹭上了一层白白的小绒毛。

她收爪,又凑上前嗅了嗅,桃子汁多饱满,必是十分美味。

萧缘很想咬一口,但她不敢,阿瑶不许她吃别的桃子。

阅读桃花曲最新章节 请关注永恒小说网(www.4pan.net)

(快捷键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