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今天的审神者也很任性呢

忽悠,接着忽悠

  • 作者:但守天荒
  • 类型:都市言情
  • 收录时间:09-07
  • 更新字数:4958

这也造成了堀川国广相对于其他的堀川国广而言格外独特的性格——他不像其他本丸的堀川国广一样,对于和泉守兼定言听计从,全然的不顾一切。他有着自己的心思,对待很多事都有着自己的想法。

第一任审神者没能锻造出和泉守兼定,堀川国广对此有些失望,但是他却没有在第二任审神者到来之后,随便请求那位唯我独尊的审神者锻造兼桑。

“堀川国广活着”金发的仁慈者宣判着“原本他应当死去,再不存在,是你的意志和爱救了他”他的眼神悲悯,温柔的看着黑发打刀,让这把刀几乎一下子就相信了他说的话。

“原本应该死去?…我…救了…他?”和泉守兼定有些结巴的喃喃,他似乎有些不明白天御川的话,明明这句话中的每一个字他都明白,可是他却有些不能理解。

堀川国广……他的国广,在很久很久之前就已经彻底的离开了。

和泉守兼定记得关于堀川国广的一切。他来到这个本丸的时候,国广就已经来了很久了。

堀川国广和加州清光,都是在这座本丸的第一任审神者任职期间就已经存在的付丧神。那位灵力强大的女性,以她独特的温柔和强大,教会了当时那座本丸里所有的付丧神如何主宰自己的命运。

直到天御川告诉他堀川国广可能活着的消息之前,和泉守兼定都以为堀川国广真的是护主而死。其他的刀剑付丧神知道堀川国广的死因,但是却完全不敢告诉他,他们宁愿隐瞒,也要保持他的本心。

——黑暗不属于和泉守兼定,尽管他有着成熟的外表,但是作为本丸最小的付丧神,过于短暂的岁月让其他付丧神们不敢肯定他的心是否可以不被动摇,就算是短刀们也不忍心让他承受这些黑暗。

这把打刀所知的关于本丸的一切,仅仅限于审神者想要毫无限制的大开后宫寝当番结果闹崩,最后赌气出阵不小心死在了检非违使手中而已。

天御川自然知道这一切,他在复活付丧神们的时候,总是会额外的看到一些不属于他的记忆和情感。这让他暗自叹息,和泉守兼定确实是一把精神力弱小,底蕴不深的刀,但是于此同时,他却拥有足够坚韧、永不言败的灵魂。

这让他能够守住自我,不被虚拟的梦境迷惑。

和泉守兼定永远不允许自己沉溺于虚幻,他会觉得虚幻出来的同伴和国广,是对于他真实同伴们的一种冒犯,从而毫不犹豫的斩杀,以脱离梦境。

但同样的,他也会因为过于真实的虚幻而产生亲手杀了同伴的感觉,这样的负罪感积累在他的心中,如果不能引导和释放,最终将会毁了他自己。

天御川现在所做的,就是引导这把十足天真的刀,让他把之前因为他的失误所发生的梦境当成一种艰难的考验。

——正是因为和泉守兼定通过了梦境的考验,他才得以成功复活堀川国广和其他的短刀们,只要让这把打刀这样认为,就可以了。

在这把性格正直、骄傲、强大、可靠,坚守着属于曾经主人武士道的刀眼中,刀剑护主而死,天经地义,不需为此耿耿于怀。

但他也不会因为他的国广离去,就重新接受另一把堀川国广,只因为他认定的那把刀,他信赖的助手,他在乎的那个国广,从来只有一个。而他离去了,和泉守兼定自然会守着他们的约定,一个人走下去。

“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和泉守兼定紧紧的盯着面前的金发男人,碧色的眼眸里带着锐利的光,完全不顾自己的本体还被对方持有,似乎只要天御川不告诉他原因,下一刻他就会冲上去一样。

黑发的打刀付丧神上前一步,紧紧地抓住天御川身上的白袍,这个动作使得金发男人身上的肌肤更多的露了出来,但是付丧神却丝毫没有注意这些。

——然而他错了。温柔的姬君只是笑着,将他所做的一切,扭曲了性质之后暗自透露给其他人,让他渐渐失去同伴的信任。而虽然有着自己的心机和想法,却依旧保持着纯净心性的胁差,根本没能参透审神者的用意。

直到兼桑傻乎乎的直接来问他,堀川国广才发现他们的审神者的不对。兼桑不会被任何虚假的语言迷惑,他对他从来都是信任而直率的。也正是因为兼桑的直率,让他从那个被人刻意编织出来的美梦中清醒,但是他却不能与任何人诉说。

他用一种在绝望中看到唯一一点救赎,牢牢的想要抓住的语气开口,“国广…什么叫做我救了他?国广已经碎刀很久了啊……”

“你这样说,是不是代表着…”和泉守兼定眼中仿佛盛着一汪醉人的清泓,那瞬间爆发出来的强烈希冀让本就面容俊美的付丧神显得更加帅气,“国广他…难道还活着?”

这把胁差甚至于在一次出阵中捡到了和泉守兼定之后,就偷偷的将他藏起来,让这把刀不被冷酷的审神者发现,不必遭受未知的命运。

或许有些东西终究是无解的,堀川国广小心翼翼的藏着没被唤醒的和泉守兼定。他成功的避过了所有的同伴,隐瞒了骄傲强大的审神者。直到温柔和善的第三任审神者就职之后,他才将和泉守兼定奉上,自以为为他的兼桑找到了最适合的主君。

堀川国广在向审神者坦白这一切的时候并没有受到审神者的苛责,他本以为自己做对了,既能够让兼桑摆脱威胁,又能够和兼桑在一起。

天御川沉默了一下,他看了看仅仅因为他的一句话就放下全部戒心,完完全全将注意力转移,甚至连本体刀剑都不顾的付丧神,忍不住有些叹息。

“是的,他还活着”他用一种不容置疑的笃定语气道,因为眼前的付丧神最需要的也是这个,他不愿意像对待其他刀剑那样对他逗弄一番,最后才给予希望。

因为天御川明白,这把看上去完好无损,其实内里已经伤痕累累不堪重负的打刀,这把天真而成熟的和泉守兼定,恐怕经不起任何一次失望的打击了。

因为他从审神者看他们的眼神中读出了他的下场——不愿意沉浸在美梦中,偏偏不识好歹的寻求真实的付丧神,审神者怎么会允许他继续存在?

堀川国广和审神者做下了约定,他任由审神者在他身上试验,不会透露给任何人真相,也愿意赴死。他只求审神者能够将这个美好的梦持续的长一些,不要让他的同伴,他的兼桑,经历与他一样的绝望。

和泉守兼定始终不知道这些发生在背后的黑暗,在这把刀始终天真而明亮的记忆中,堀川国广是为了从检非违使手下救出同伴的生命,并且保护审神者的安全,而碎掉的。所以他会怀念,会悲伤,但是却不是无法释怀、痛苦反侧的。

阅读[综]今天的审神者也很任性呢最新章节 请关注永恒小说网(www.4pan.net)

(快捷键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